常见问题      欢迎来到牛博士论文网, 本站提供、本科毕业论文范文硕士论文范文博士毕业论文范文发表职称论文范文,牛博士用心为您服务!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哲学论文毕业论文分类>>
毕业论文怎么写更多写论文技巧>>
关于我们
    牛博士论文网经过十余年的心酸代写历程,我们起初的梦想逐渐变成了现实,已经发展成为了一个本科、硕士、博士研究生毕业论文代写代发为主的代写毕业论文平台。十二年专注致力于博士硕士专本科论文代写服务这一核心业务模块,让我们成为了业内有序经营时间最长的综合性论文网站之一,拥有丰富的服务经验和社会资源。合作的写作老师已有2000多位,均为有丰富实践经验的高学历专业人才,以保证文稿的质量与版权,为广大毕业生解决经济、管理、法律、医学、会计、体育、历史、教育教学、建筑等专业的毕业论文及代发代写论文等服务,强大的写作团队奠定了我们的实力! 我们相信通过我们的不断努力和追求,一定能够实现与客户的互利共赢!

《宋元学案》中邵雍思想的阐释与评价

   发布时间:2017-10-15   [点击量:538]  


 关于邵雍的学术根由与思维史方位,黄宗羲、黄百家父子以为,邵雍的象数易学虽源出于道教,但至邵雍阐宣布心性义理,其实质是为包含儒家伦理品德在内的"后天之学"建构作为其本体根据的"先天之学",因而得以与周、张、二程并排为理学奠基人.关于邵雍象数易学的点评,黄氏父子指出,邵雍的《先天图》是根据其对《周易》经传的了解所作,但并非宓羲制造八卦的根据,也与《周易》经传的转义不符,然后批评了朱熹《周易转义》对《先天图》的迷信,一起又供认邵雍之学是独树一帜的"易外别传".关于邵雍父子的太极说,黄氏父子根据本身的气本论思维编录了邵雍、邵伯温父子太极元气说的世界本体论,然后显示了其太极说在道学思维史上所具有的承上启下的重要方位.
 
  关键词: 宋元学案; 邵雍; 先天图; 太极说; 黄百家

  清代浙东学派学者黄宗羲、黄百家、全祖望等人编纂的"学案体"宋元儒学思维史着作《宋元学案》中共录入有86个学案、2个党案和3个略案.其间,出自黄宗羲、黄百家父子等人所编纂"黄氏本来"的59个学案中,编纂者致力于宋代道学创始人"北宋五子"学术思维的阐释与点评,留下了许多按语,其间有许多值得注重的观念.现在学术界的相关效果根本是围绕着哲学阐释与思维论争,结合黄宗羲等编纂者的按语来评论《宋元学案》中学者的哲学观念与编纂者的观念态度.如卢钟锋在其论文《宋元时期理学的论争与〈宋元学案〉的理学观念》[1]58-65及其参加编写的《宋明理学史》下卷第三编"明末清初对理学的总结及理学的衰颓"第四节"《宋元学案》关于理学史上诸论争的观念"[2]758-774中,分"朱陆关于《太极图说》的论辩""性论之辩""'理一分殊'辩""朱熹、陈亮关于'义利王霸'之辩""朱陆异同辩"五个主题评论了《宋元学案》中的哲学论争及编纂者的态度和观念.此外,相关专着论文中也零散可见引证编纂者的按语加以论说的文字.但总的来看,现在海内外学术界对《宋元学案》中包含邵雍在内的个案及其哲学阐释还缺少全面系统的专题研讨.因而,本文以《宋元学案》卷九、卷十"百源学案上、下"(以下正文及注释中引证《宋元学案》时一般省掉书名,只注明卷数与学案名)为中心,评论编纂者黄氏父子等人对邵雍思维的阐释与点评,并力求阐明作为清代浙东学派代表人物的编纂者黄氏父子的思维态度.
 
  具体剖析之前,先扼要阐明一下现行百卷本《宋元学案》的"百源学案"中思维材料的构成.第一,卷九"百源学案上"中,顺次摆放有"观物内篇""观物外篇""渔樵问答".第二,卷十"百源学案下"中,先是"先天卦位图",即"八卦次第之图""八卦方位之图""六十四卦圆图(方位图)""方图(四分四层图)""卦气图"共五图构成了邵雍的先天象数学的根本内容;这以后是"附先天图辩",编录的是后世学者对邵雍先天易学的谈论,包含归有光的《易图论》(今在《震川集》卷一最初)、黄宗羲的《易学象数论》(论先天图、先天方位、论天根月窟、论八卦方位)、黄宗炎的《易学辨惑》(周易象辞先天卦图辨、辨先天八卦方位图、辨先天横图、辨圆图、辨方图).接着是"经世衍易图""经世六合四象图""经世挂一图""经世既济阳图""经世既济阴图""经世声响图"共六图,这以后有"附声响论"(邵伯温、钟过、祝子泾、上官万里、彭长庚、袁清容)、"附梨洲皇极经世论"(《易学象数论》的一部分),最终是"康节语"(全祖望补).
 
  "百源学案"中思维材料的编录和摆放,是黄氏父子等编纂者在承受前代的编纂效果的一起,根据他们关于邵雍思维的了解与点评而得来的.邵雍的着作有《皇极经世书》与《击攘集》等多种,因其卷帙巨大,内容博学多才,触及传统经史子集四部①,包含思维、前史、物理、地理、历法、象数、音乐、文学等许多专业范畴[3]417-418,即便入门也有不小的难度.
 
  《宋元学案》"百源学案"中思维材料的编纂是做得比较好的,邵雍思维的精华能够说大体现已完备,因而,作为邵雍着作的一个"选评本",时至今日依然遭到学界的注重②.特别是象数易学是编纂者黄氏父子的家学,黄宗羲、黄宗炎兄弟均着有这方面的专着,其代表作就是黄宗羲的《易学象数论》与黄宗炎的《易学辨惑》."百源学案"中黄氏父子等人对以邵雍、朱熹为代表的宋代易学进行了深化的剖析和批评,这其间值得注意的当地有不少.以下以黄宗羲、黄百家父子的论说为根底,对"百源学案"中邵雍的学术根由与思维史方位、八卦生成说与八卦方位图及其太极说的阐释与点评作一些评论.
 
  一、邵雍的学术根由与思维史方位
 
  邵雍(1011-1077),字尧夫,谥号康节.作为道学创始人"北宋五子"之一,其思维根由一般以为与道教有着十分亲近的联系.在卷九"百源学案上"的一条案语中,黄百家论说了邵雍象数易学的根由,并引程颢和朱熹之语归纳了邵雍的学识("内圣外王之道")与品格气候("振古之好汉"),随后对邵雍的学术根由与思维史方位进行了评论[3]367.
 
  关于邵雍象数易学的学术根由.黄百家指出,邵雍的先天卦图本来传自方壶,但自谓创自上古的宓羲.这种说法就像道教的经典《云笈七签》中说某经创自玉皇,某符传自九霄玄女相同,其实是道家术士成心高远其说的惯用手法算了.细心调查邵雍的学术根由,可知先天诸图并不是邵雍创始.程颢在《邵尧夫先生墓志铭》中现已指出:"独先生之学为有传也.先生得之于李挺之,挺之得之于穆伯长.
 
  推其源流,远有端绪."[4]503这以后,朱震又在《周易集传》的"进书表"中指出:"陈抟以《先天图》传种放,放传穆修,修传李之才,之才传邵雍.放以《河图》《洛书》传李溉,溉传许坚,坚传范谔昌,谔昌传刘牧."[5]1-2即《先天图》是由宋初的道士陈抟经种放、穆修、李之才等人传至邵雍的.因而在黄百家看来,邵雍从道教承受先天图而不改其名,只可自备一说,任其自生自灭即可.但理学集大成者朱熹依上引朱震之说在其《周易转义》的最初引述邵雍的先天诸图后,又指出,"右、宓羲四图,其说皆出于邵氏.盖邵氏得之李之才挺之,挺之得之穆修伯长,伯长得之华山希夷先生陈抟图南者.所谓先天之学也"[6]7,尽管知道邵雍先天易学的道教布景,却依然对其毫不置疑.其原因是在朱熹曾经,北宋理学奠基人程颐着有《周易程氏传》,其主要着眼点在根据其天理论来解说《周易》,归于朴实的义理派易学的路数.
 
  但在朱熹看来,《周易》本来就包含象数与义理两个层面,哪一方而都不该被忽视,程颐的阐释虽可称得上博学多才,但却专偏于义理方面的分析.因而,朱熹便取邵雍的象数易学来补偿程颐的义理易学之缺乏.进而朱熹还以为,程颐演绎周公之经文,邵雍则传承了宓羲之图书,并将邵雍的先天图置于文王的彖辞、周公的爻辞和孔子的十翼之上,可说是推重备至了.后来跟着朱熹的《周易转义》成为科举考试的规范,邵雍的先天图也随之被广泛传播开来.但是,后世围绕着邵雍的先天图一向争议不断.例如,明代归有光(1506-1571)置疑先天图的时代,以为先有《易传》(十翼)然后才有先天图,先天图未必传自上古之宓羲.在黄百家看来,归有光所说没有捉住要害.实践上,《说卦传》的"六合定位"章与邵雍的所谓先天八卦方位并无任何相关.而邵雍之子邵伯温自己在《易学辨惑》及《闻见录》中现已明说先天图是传自北宋道士陈抟,但朱熹未对此进行考证(此说不确,如上所述朱熹其实是很清楚的),而归有光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3]413.
 
  关于邵雍的学术旨趣及其思维史方位.黄百家在点评与邵雍一起代的另一位道学奠基人周敦颐的思维方位时曾指出:"若论分析心性义理之精微,端数元公之破暗也."[3]482从道学的开展来看,将天道与人道相结合,为儒家的伦理品德构建形而上的先天本体论根据是宋代道学家的前史使命.邵雍的学识独树一帜,虽与作为道学干流的程朱理本论思维系统相异[3]471,但其实质是在为包含儒家伦理品德在内的"后天之学"建构起作为其本体根据的"先天之学".换句话说,象数仅仅"究天人之际"的方式手法,其实质仍在于背面的儒家心性义理.因而邵雍才说:"先天之学,心也.后天之学,迹也.收支有无死生者,道也."[3]380这儿"先天之学"是心是体,是万事万物的本源,后天之学是迹是用,是心之体现于外,而道作为应遵从的规则和规律贯穿于先天与后天、体与用、无与有之中.从这点来看,邵雍的学识与周、张、二程等道学奠基人比较可谓异曲同工.因而,朱熹将邵雍与周、张、二程并排作为道学创始人"北宋五子"之一是很有道理的.归纳来说,邵雍将世界古今、六合万物悉数收纳在其巨大的"四分法"(元会运世、皇帝王霸等序列)的数学系统之中,这傍边天然难免有顺理成章和主观臆测的成分,但其系统本身是能无懈可击的,一起也逾越了一般的数学方术的层面,实践上是"穷理尽性至命"即穷究物理与性理(品德心性)的内圣外王之学[3]465.
 
  邵雍着重说:"象起于形,数起于质,名起于言,意起于用.全国之数出于理,违乎理则入于术.世人以数而入术,故失于理也.全国之事皆以道致之,则休戚不能至矣."[3]378以为理是数的本源,违反理就会落入法术(算命占卜)之末流.程颐也指出:"邵尧夫数法出于李挺之,至尧夫推数方及理."[4]197以为邵雍的数学方法虽出于李挺之一流,但到了他这儿刚才逾越了法术技巧,直通到儒家理论中心的心性义理层面了.朱熹虽高度点评了邵雍巨大的象数易学系统,并将其先天诸图置于《周易转义》的最初,但一起也指出,《皇极经世书》实践上是推步之书,其义理架构与本来作为卜筮之书的《周易》转义不符,因而只能算是"易外别传".后来,四库馆臣在《皇极经世书》的概要中则折中程朱之定见,指出邵雍的先天易学表面上是在创造天道,实践上也是在讲人事,其说超出了一般法术家之说,是朴实的儒家学说,并进而指出这是邵雍被视为宋代道学创始人之一的主要原因[7]1422.其观念态度与黄百家在《宋元学案》中对邵雍的点评可谓一脉相承.
 
  二、目标数易学的点评---以八卦生成说与八卦方位图为中心
 
  邵雍的易学被称为"先天易学",体现为先天图.后来南宋的朱熹将邵雍的先天图式写进《周易转义》中并成为理学的经典着作.但后世围绕着邵雍的先天学呈现了种种的争议.明末清初,伴跟着学术界批评宋明理学思潮的鼓起,呈现了一股批评以周敦颐、邵雍、朱熹、刘牧为代表的宋代象数易学的思潮.黄宗羲、黄宗炎兄弟和王夫之、方以智、胡渭等就是其代表人物.黄宗羲的《易学象数论》与黄宗炎的《易学辨惑》,具体批评了包含邵雍的先天学在内的象数派易学.这以后清代考据学(汉学)的代表人物惠栋、焦循在他们的根底上进一步批评了作为道学(宋学)理论柱石(世界本体论)的宋代易学,而建议复归到汉代易学(汉学).受此思潮的影响,黄百家等人在编纂《宋元学案》时编录了邵雍的"先天卦位图"并附上了包含归有光《易图论》、黄宗羲《易学象数论》和黄宗炎《易学辨惑》等在内的批评性谈论,进而还留下了许多按语.以下结合包含黄百家的按语在内的诸家谈论与朱熹的《周易转义》,对"百源学案"中邵雍的八卦生成说与八卦方位图进行一些评论.
 
  首要,关于八卦生成的次第.《周易·系辞传》中说:"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8]340邵雍用"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也"的"加一倍法"(与二进制原理相符)解说了上述《系辞传》中太极→两仪(阴、阳)→四象(太阳、少阴、少阳、太阴)→八卦(乾兑离震巽坎艮坤)的八卦生成次第.这就是所谓的宓羲先天八卦生成的次第.依此则八卦的生成次第是"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见图1).另一方面,《周易·说卦传》中说:"乾,天也,故称乎父.坤,地也,故称乎母.震一索而得男,故谓之长男.巽一索而得女,故谓之长女.坎再索而得男,故谓之中男.离再索而得女,故谓之中女.艮三索而得男,故谓之少男.
 
  兑三索而得女,故谓之少女."[8]388此为根据乾(父)坤(母)次第生出震(长男)、巽(长女)、坎(中男)、离(中女)、艮(少男)、兑(少女)的关于八卦来历的"六合爸爸妈妈说".邵雍以之作为后天易学的"文王八卦次第"(拜见图2).依此则八卦的生成次第是"乾一坤二震三巽四坎五离六艮七兑八",与上述邵雍的"宓羲八卦次第"大不相同.
 

 
  其次,关于八卦摆放的方位.《说卦传》中说:"六合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相错.数往者顺,知来者逆."邵雍据此作《宓羲八卦方位图》(见图3).其八卦的具体方位是,乾坐落南边,坤坐落北方,离坐落东方,坎坐落西方,以上是南北东西之"四正卦"的方位,其次震坐落东北,兑坐落东南,巽坐落西南,艮坐落西北.前述《八卦次第之图》(又称《小横图》)中八卦的生成次第是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与之相应的《八卦方位之图》(又称《圆图》)中八卦的运转次第则是震(一阳)、离·兑(二阳)、乾(三阳)、巽(一阴)、坎·艮(二阴),最终是坤(三阴).即由震至坤的顺时针方向.另一方面,《说卦传》中还有一种"震(东)巽(东南)离(南)坤(西南)兑(西)乾(西北)坎(北)艮(东北)"的所谓"文王八卦方位"[8]385-386(见图4),与上述邵雍先天易学的"宓羲八卦方位"中"离(东)兑(东南)乾(南)巽(西南)坎(西)艮(西北)坤(北)震(东北)"的方位与次第大不相同.
 
  文王后天八卦方位所根据的《说卦传》的"帝出乎震"章中对八卦的方位有具体阐明.邵雍先天八卦方位的根据则是前述《说卦传》中的"六合定位"章,但此章中实践并未叙说八卦具体的方位.当然,即便没有明说,也是能够推理出来的,邵雍的先天八卦方位就是其间的一种推理.黄宗羲在其《易学象数论》中对此有具体的论说并被附入"百源学案"之中.具体来说,黄宗羲以为:第一,"六合定位"章中的"六合定位",仅仅说天尊地卑,天(乾)处于上位,地(坤)处于下位,从来没有听说过像邵雍那样使南(乾)处于上位而北(坤)处于下位的.第二,关于"山泽通气",也仅仅说山(艮)必定伴跟着泽(兑),而泽必定出于山,两者处处互通.但其方位也不用限于邵雍先天八卦方位中艮(西北)与兑(东南)那样处于敌对的方位.第三,关于"雷风相薄","文王后天八卦方位"中震(雷)坐落东,巽(风)坐落东南,彼此迫近,因而才说"相薄"(相迫).假如像邵雍的先天方位那样震(东北)巽(西南)相反相对又隔得很远的话就不能说"相薄"了,并且先天方位中震坐落东北,东北属寅,在时节上恰为正月,也不是雷(震)发起的时节.最终,关于"水火不相射",后天方位中离(火)坐落南,南边意味着暑热,坎(水)坐落北,北方意味着冰冷,正如时节上的冬寒夏热.但假如像邵雍的先天方位那样离坐落东而坎坐落西的话就是变成春(东方)热秋(西方)寒了,这与时节之寒暑是相违反的[3]388-389.这样看来,邵雍结构的先天方位实践是与《周易》的转义相违反的.
 
  黄宗羲进而还调查了邵雍象数易学的根由,指出先天诸图并非邵雍自创,其实是由宋初道士陈抟经穆修、李之才传至邵雍的,而除邵雍之外,同门的刘牧也传承了诸易图[3]401-403.这儿又引出了所谓河图洛书之学.朱熹选用宋代象数易学派代表人物刘牧的《河图》与《洛书》解说了八卦的生成进程及摆放方位,这是自宋初道士陈抟以来的图书之学所发起的八卦源自《河图》与《洛书》之说.这以后,北宋初期的刘牧做出《河图》与《洛书》的具体图式,进而还以其《河图》作为八卦之源,即以为八卦之象源出自《河图》③.这是出自《系辞传》中的龙马自黄河而出担负宓羲所授之《河图》的传说.即以为八卦是天降神物,并非人为所作之物.但由于《河图》《洛书》的图式并未撒播下来,引起后世争辩不已并提出了种种解说.朱熹信仰刘牧所作的《河图》与《洛书》(拜见图5、图6),将它们置于《周易转义》的最初,而跟着朱子学官学方位的建立并成为理学的威望经典的一起,也有不少学者提出了贰言.如南宋学者薛季宣以为,《河图》其实归于地图一类,而《洛书》则归于方志一类,两者均与八卦没有联系.黄宗羲与黄宗炎均附和薛季宣的说法,然后来也有一些附和者,但还不能说有了结论.
 
 
  黄百家在《八卦次第之图》后引述朱熹《周易转义》的说法之后,又自下按语对其进行了反省.黄百家首要论说了《系辞传》中所载的关于八卦来历的"观象立卦说"④,以为圣人宓羲根据六合万物之形象创作了八卦.黄百家一起指出,汉代以来关于《河图》呈现了种种定见而无所适从.西汉孔安国与刘歆以八卦为《河图》,以《尚书·洪范》的本文为《洛书》.而东汉末年郑玄则根据纬书说有《河图》九篇与《洛书》六篇.到了刘牧则以为《河图》之数九而《洛书》之数十.后来朱熹在其《易学启蒙》中又将刘牧的《河图》与《洛书》进行了交换.根据朱熹之说,《河图》中心的五和十为太极,一与六鄙人,二与七在上,三与八在左,四与九在右,奇数与偶数各二十为两仪,一、二、三、四与五相合为六(太阴)、七(少阳)、八(少阴)、九(太阳)四象.分四方之合而为六合离坎,补四隅之空而为兑震巽艮.这就是先天八卦方位配《河图》.相同,先天八卦方位也可与《洛书》般配.这样,朱熹就根据《河图》《洛书》解说了八卦的生成与摆放.跟着朱熹的《周易转义》(附《易学启蒙》)替代唐孔颖达的《周易正义》成为明代以降的科举官书,其所推重的图书之学也得到了广泛传播[3]388-389.但是,围绕着《河图》与《洛书》历代争辩也不曾隔绝.例如,北宋初期的欧阳修在其《易童子问》中指出,《系辞传》的"河图洛书说"与"观象立卦说"彼此对立,其间必定有误[3]195.拿手象数易学的蔡元定(1135-1198)则替朱熹辩解,建议宓羲仅仅根据《河图》而作《易》之八卦,《洛书》则是大禹推论洪范九畴的手法.黄百家根据其祖传(黄宗羲、黄宗炎)的观念建议八卦与《河图》也无任何相关,进而指出朱



熹在其《原象篇》与《感兴篇》中有附和"观象立卦说"之语,并以为这其实就是朱熹自己醒悟到其过火信任《河图》与《洛书》之失误的明证.
 
  此外,在卷十"百源学案下"中,黄百家还编录了邵雍的《先天卦位图》(见图3),并在其下引述了其父黄宗羲《易学象数论》与叔父黄宗炎《易学辨惑》的考证,进而还下了自己的按语.又在《皇极经世》之中引述了其父黄宗羲《易学象数论》的《皇极经世论》,并陈说了自己的定见[3]463.总而言之,黄百家等编纂者的根本态度是指出邵雍的先天学是根据其对《周易》经传的了解所作,并非宓羲等圣人制造八卦的根据,而邵雍的象数易学特别是其先天诸图(拜见图7、图8、图9)与《周易》经文的转义不相契合,然后批评了朱熹《周易转义》对邵雍先天图的迷信,但一起又供认邵雍之学是独树一帜的"易外别传"[3]365.
 
  三、太极说---"道为太极"与"心为太极"
 
  《周易·系辞传》中说:"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周易·说卦传》中说:"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登时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邵雍将天道之阴阳与地道之柔刚结合起来作为"四象",在《经世衍易图》(见图10)[3]414中从头解说了从太极至八卦的生成进程.这与前述"宓羲先天八卦次第"的八卦生成说相照应.具体如下所示:
 
 
  依照蔡元定的解说,其八卦的生成进程可作如下了解:"蔡西山曰:'一动一静之间'者,《易》之所谓太极也.动、静者,《易》所谓两仪也.阴、阳、刚、柔者,《易》所谓四象也.太阳、太阴、少阳、少阴、少刚、少柔、太刚、太柔,《易》所谓八卦也."[3]414即处于动态之间者对错动非静而又操纵动态的"太极",动者和静者分别是易之两仪,具体来说,动者是天,静者为地.在天有阴阳,在地有柔刚.阴阳柔刚便是易之"四象",而阴阳之中又各有阴阳,因而有太阳、太阴、少阳、少阴.刚柔之中又各有刚柔,因而有太刚、太柔、少刚、少柔.太阳、太阴、少阳、少阴、少刚、少柔、太刚、太柔合起来便是易之"八卦".这儿值得注意的是邵雍的太极说.邵雍的太极并非朱子学中立于阴阳二气之上的形上本体,太极、两仪、四象、八卦其实都不过是一气之改变,由于邵雍说:"本一气也,生则为阳,消则为阴,故二者一算了矣,四者二算了矣,六者三算了矣,八者四算了矣.……故有一则有二,有二则有四,有三则有六,有四则有八."[3]376这可说是邵雍从陈抟的象数易学那里承继而来的观念.如其时从陈抟一系承继河图洛书之学的刘牧也建议太极元气说.而这也与黄氏父子等《宋元学案》编纂者的气本论相共同.另一方面,邵雍又指出:"心为太极.又曰:道为太极."[3]380后来邵雍之子邵伯温(1057-1134)承继家学对此进行了具体的论说.所以《宋元学案》的编纂者在"百源学案"的"百源家学"中编录了其说(今见于《四库全书》子部儒家类《性理大全书》卷八与子部法术类数学之属《皇极经世书解》卷八"邵伯温系述").首要,老子说,"道生一,终身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将道视作六合万物生成的本源.邵氏父子则将其与前述《系辞传》中"一→二→四→八"的八卦生成说相结合,以为"道生一"中的"一"便是太极,"终身二"中的"二"便是两仪,"二生四"中的"四"便是四象,"四生八"中的"八"便是八卦,"八生六十四"之后则六合万物之道完备了.六合万物均由作为本源的"一"(道·太极)派生出来,而穷全国之数(万)又复归于"一".此所谓"一"便是六合之心和造化之源[3]474.这样的话,太极兼具本体论与生成论(世界论)两方面的特征,既是万物得以存在之根据(道),也是六合之心(心),即六合生物之毅力(六合生生之德).因而邵雍才说"心为太极"和"道为太极".
 
  所谓"六合之心",本来出自《周易》复卦彖辞中的"复,其见六合之心乎".道家以虚静来解说此"六合之心".例如,《老子》第16章有:"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而程颐在与苏昞(季明)评论有关中和说时,针对道家的"静见六合之心"的说法提出了"动见六合之心"并载入其《程氏易传》中.程颐是将六合生物之毅力(生生之德)作为"六合之心"⑤.但是,正如前述"一动一静,六合之至妙与.一动一静之间,六合人之至妙与"那样,在邵氏父子看来,一动一静是六合之妙用,而一动一静之间者,则是六合人之妙用,六合之心便是处于一动一静之间的至妙.因而六合之心不拘泥于有无、动态之间,也不离乎有无、动态.所以道家以"静"、"虚无"与儒家以"动"为"六合之心"的观念都有失偏颇[3]474-475.邵氏对太极(六合之心)的这种观念与周敦颐在《黄历·动态章》中分析的描绘太极之功用"动而无动,静而无静……神妙万物"[12]26-27的"神"较为共同.已然"六合之心"是太极,那么人尽太极之道以收纳六合万物,这样造化皆备于吾身.
 
  而圣人之心便是六合之心.因而,作为六合万物之本源的太极与六合无先后的联系,太极、两仪、四象、八卦之间也没有先后的联系,由于它们都不过是太极本身的闪现算了.进而,太极作为世界之本体逾越了时空无时无处不在的一起,作为命、性、天、心贯穿于万物,而其实质则一.因而,"穷理尽性至命"也好,"尽心知性知天"也好,"存心养性事天"也好,都是根据太极本源而来[3]474.这样看来,邵氏父子的太极说作为世界万物的本源贯穿于气、心、道之间.其太极说在道学思维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方位,一起也与编纂者黄氏父子本身气本论的思维态度相契合,因而,编纂者在"百源学案"中编录邵氏父子的太极说并不是偶尔的.
 
  注释:
 
  ①根据郭彧的考证,邵雍着作的内容被取入《四库全书》经史子集的许多类别书本中,影响十分广泛.拜见郭彧收拾《邵雍集》,北京:中华书局2010年版,前语第1-2页.
  ②如陈伉集解《东方大预言:邵雍易学研讨》上、下两册(西宁:青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便是根据《宋元学案》"百源学案上、下"进行编纂和论说的,并录入了"百源学案上、下"简直一切的内容.
  ③刘牧的"洛书"(朱熹将其作为"河图")是以《周易·系辞传》中的"河出图,洛出版,圣人则之"及"天数五,地数五.
  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数二十有五.地数三十.凡六合之数五十有五.此所以成改变而行鬼神也"的所谓六合之数结合而成的.行将"六合之数"区别出"生数"与"成数",一二三四五作为五行之生数,六七八九十作为五行之成数.生数是《尚书·洪范》中的"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的五行之数,成数是生数之上各加五而成六七八九十.从筮法来看,太阳为九,少阴为八,少阳为七,太阴为六.将其作为刘牧的"洛书"的话,则六(太阴)为一得五而来,九(太阳)为四得五而来,八(少阴)为三得五而来,七(少阳)为二得五而来.另一方面,刘牧的"河图"(朱熹以之为"洛书")是将汉唐以来盛行的"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心"(甄鸾《数术记遗》)的"九宫说"(相当于数学上的幻方)与汉易中的卦气说、五行说相结合,以四正卦坎离震兑的方位视作九宫之方位即五行之生数与成数所居的方位.
  即一、三、七、九的阳数各居北、东、西、南之四正位,而一在北九在南三在东七在西.二、四、六、八之阴数各居四隅之方位,二居西南,六居西北,八居东北,四居东南.五居中心.四正之数与四隅之数般配合,即六一为水,二七为火,三八为木,四九为金,五与十般配成土.这样,刘牧便根据五行生成之数解说了此图之结构.
  ④关于八卦之来历及六十四卦构成的次第,《易传》中共有五种说法.即《系辞传》中的"观象立卦说""大衍之数说""易有太极说"与《说卦传》中的"参天两地而倚数说""六合爸爸妈妈说".拜见,朱伯崑《易学哲学史》第2卷,北京:华夏出版社1995年版,第117页.
  ⑤如二程说:"复其见六合之心.一言以蔽之.六合以生物为心."(程颐,程颢,着,王孝鱼,点校《二程集》上册,北京:中华书局版2004年版,第366页)又程颐在其《程氏易传》中指出:"其道重复来往,迭消迭息.七日而来复者,六合之运转如是也.消长相因,天之理也.阳刚正人之道长,故利有攸往.一阳复于下,乃六合生物之心也.先儒皆以静为见六合之心,盖不知动之端乃六合之心也.非知道者,孰能识之."(同上,第201页)
 
      参考文献:
 
  [1]卢钟锋.宋元时期理学的论争与《宋元学案》的理学观念[J].文史哲,1986(3).
  [2]侯外庐,邱汉生,张岂之,等.宋明理学史(下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7.
  [3](清)黄宗羲,着,(清)全祖望,补修.宋元学案:第1册[M].陈金生,梁运华,点校.北京:中华书局,1986.
  [4](宋)程颐,(宋)程颢.二程集(上册)[M].王孝鱼,点校.北京:中华书局,2004.
  [5](宋)朱震,撰.朱震集[M].王婷,王心田,修改点校.长沙:岳麓书社,2007
  [6](宋)朱熹,着.(宋)朱鉴,编.本来周易转义朱文公易说[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
  [7]四库全书研讨所,收拾.钦定四库全书总目收拾本(上册)[M].北京:中华书局,1997.
  [8](魏)王弼,(晋)韩康伯,(唐)孔颖达.周易正义[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
  [9]朱伯崑.易学哲学史:第2卷[M].北京:华夏出版社,1995.
  [10]朱伯崑.易学哲学史:第4卷[M].北京:华夏出版社,1995.
  [11]李申.易图考[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
  [12](宋)周敦颐.周敦颐集[M].北京:中华书局,1990.

文章标题:《《宋元学案》中邵雍思想的阐释与评价》,原文地址:,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谢谢。

上一篇:论鲁迅《野草》中的生命哲学与象征艺术


下一篇:百年学讼与“弗莱德加”身份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