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问题      欢迎来到牛博士论文网, 本站提供、本科毕业论文范文硕士论文范文博士毕业论文范文发表职称论文范文,牛博士用心为您服务!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史论文毕业论文分类>>
毕业论文怎么写更多写论文技巧>>
关于我们
    牛博士论文网经过十余年的心酸代写历程,我们起初的梦想逐渐变成了现实,已经发展成为了一个本科、硕士、博士研究生毕业论文代写代发为主的代写毕业论文平台。十二年专注致力于博士硕士专本科论文代写服务这一核心业务模块,让我们成为了业内有序经营时间最长的综合性论文网站之一,拥有丰富的服务经验和社会资源。合作的写作老师已有2000多位,均为有丰富实践经验的高学历专业人才,以保证文稿的质量与版权,为广大毕业生解决经济、管理、法律、医学、会计、体育、历史、教育教学、建筑等专业的毕业论文及代发代写论文等服务,强大的写作团队奠定了我们的实力! 我们相信通过我们的不断努力和追求,一定能够实现与客户的互利共赢!

魏晋南北朝时期如何理解与看待乐浪郡

   发布时间:2018-10-22   [点击量:945]  


摘要:乐浪郡原为汉武帝于朝鲜半岛北部所设四郡之一, 这今后乐浪郡成为朝鲜半岛北部的大郡, 加上汉人以郡代称东南西北四面鸿沟, 乐浪郡遂成为汉代极东之郡的代表。自曹魏以公孙渊为乐浪公, 乐浪郡兼具当地行政单位 (乐浪太守) 与封国 (乐浪王或乐浪公) 的两种形象, 而且作为各政权名义上统有汉晋东界的标志。不管是企图康复西晋全国的东晋朝廷、期望撮合高句丽对立北方的南朝、以平州为根基的诸燕、沿袭北燕行政单位的北魏等, 都努力设置与乐浪有关的官爵。直至北齐省并乐浪郡, 隋唐又将乐浪公颁发新罗王, 乐浪郡并未转化为唐代州县, 仅存汉晋边境东界的意象。

关键词:乐浪郡; 魏晋南北朝; 全国次序; 封爵系统;

  Abstract:Lelang Prefecture (郡) was one of the four prefectures in northern part of the Korean peninsula set up by Emperor Wu of Han Dynasty. In later years of Western Han Dynasty, the Lelang Prefecture became the larger prefecture in that region. In Eastern Han Dynasty, many officials claimed the Prefecture as the boundary, and it was then taken to refer to the four prefectures in the Eastern end territory of China by the people of that time. During Wei Dynasty Gongsun Yuan (公孙渊) was conferred by the Emperor with the Duke of Lelang, and then he was entitled both as the head of the local administrative units (Prefect of Lelang) and the owner of the feudal lands (Duke of Lelang) . It remained symbolizing the Eastern end territory until Jin Dynasty. The governments of many later dynasties, including Eastern Jin, Southern Dynasties, Yen Dynasties (诸燕) and North Wei, still all kept official positions of the local administrative units or the feudal lands in the region of Lelang. North Qi merged Lelang, and even though the Duke of Lelang was conferred to the King of Silla by Sui and Tang Dynasties, but Lelang had not yet become one of the counties or prefectures in their territories. Lelang finally had only symbolized the image of the Eastern end territory of China from Han Dynasty to Jin Dynasty.

  Keyword:The Lelang Prefecture; Wei, Jin, Northern and Southern Dynasties; Tianxia Order; System of Conferring Titles;

  乐浪郡是汉武帝平定卫氏朝鲜后, 于朝鲜半岛北部设置的四郡之一。直至西晋时期, 乐浪郡都是帝国东北方的重要据点, 也是华夏与海东诸国交流的重要中继点。公元313年, 原居辽东半岛以北的高句丽攻占乐浪郡, 并于414年将首都迁至平壤, 朝鲜半岛形式剧变, 高句丽与新式的百济、新罗并立, 被称作朝鲜半岛的前三国时期。

  以此一前史发展为背景, 学界关于古代乐浪郡的研讨, 首要分有几个方向:一是以西晋曾经的乐浪郡为中心, 评论乐浪郡的地舆方位, 并剖析乐浪郡作为三韩、倭国与汉晋朝廷来往时的中继点等。 (1) 二是着重于313年今后的乐浪郡, 大都研讨以高句丽的操控为中心, 探究高句丽怎么强化对乐浪郡的分配, 剖析乐浪郡的汉人集团与高句丽集团的来往联络, 以及其时乐浪郡与周边政权的联络等。 (1) 还有学者关心东晋十六国以来所设置的侨置乐浪郡与乐浪太守, 从乐浪郡流徙至华夏的遗民, 以及在北朝占有一席之地的乐浪王氏, 或是汇整两汉魏晋南北朝时期乐浪郡演化的情况。 (2) 大体而言, 乐浪郡的相关研讨甚丰夥, 看似已无再深入研讨的地步。

  可是与玄菟、带方等郡比较, 东晋至隋唐时期的乐浪郡一向作为官爵称谓存在, 此现象之成因、相关准则是否别有用意, 向来评论较少。虽然这类官爵仅有名号而无实权本质含义 (3) , 但乐浪长时刻作为当地行政单位名号, 在虚名之外或许还存在其他含义。进一步而言, 过往学界对高句丽统领乐浪郡后形势的剖析, 多集中于乐浪郡与高句丽、侨置乐浪郡与我国的联络。那么东晋南北朝终究怎么看待乐浪郡, 实体与侨置乐浪郡之间是否又有何关连性, 这些问题仍有待厘清。

  高句丽以异民族之姿入主乐浪郡, 在东晋十六国时期并非特例。遍及华北的五胡诸政权, 相同是以非汉族群的身分成为各地的操控者, 这些胡人政权操控的州郡, 并未被东晋扫除于全国次序之外。因而若将视角置于乐浪郡, 考虑东晋南朝与十六国北朝怎么将“乐浪”归入当地行政系统, 将有助知道各政权关于乐浪郡的情绪, 并出现各政权建构当代全国次序的具体作为。

  此外,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东亚国际次序, 是运用将号角、都督诸军事等官职建构而成。 (4) 不只仅东晋南北朝政权将官爵颁发周边诸国, 周边诸国会自动要求相应官职。以高句丽而言, 公元355年前燕册命高句丽王官爵, 其意图是为了强化前燕与高句丽的分配联络, 因而是由前燕提出册命要求;而东晋于413年颁发高句丽王官爵, 则或许是高句丽王向东晋朝廷恳求的成果。 (5) 其他如东晋南北朝册命百济、倭等国亦见有受封者自动索求称谓的景象。 (6) 乐浪郡在东晋南北朝的封爵系统是否存有特别性, 适当值得注重。

  本文以官爵准则为中心, 首要评论汉晋时期关于乐浪郡的知道, 考察西晋曾经乐浪郡的特别性, 以及乐浪郡形象转化的进程。其次剖析立国于江南的东晋南朝政权, 怎么树立与乐浪的连接, 以及十六国北朝怎么藉由封爵与侨郡方法宣示拥有乐浪, 至北齐隋唐又发作何种改动, 并从头思索我国中古时期怎么了解与看待乐浪郡。

  一、“国之东界”形象的刻画

  汉武帝于元封三年 (108年) 派兵平定卫氏朝鲜, 树立乐浪、玄菟、真番、临屯四郡, 正式将朝鲜半岛北部归入以皇帝为中心的郡县系统。这今后真番、临屯二郡陆续废省, 玄菟郡数次搬迁治所, 至东汉今后, 乐浪郡成为辽东半岛以东最大之郡, 且担任与海东诸国的接洽来往。 (1) 而汉武帝今后至西晋时期, 华夏政权怎么看待疆土东界的乐浪郡, 值得再作评论, 以下从几个方向调查乐浪郡的形象改变。

  汉代中期曾经史料没有以郡县为疆界差异标准, 叙说边境东界时, 多是以概略的地舆称谓作为标明:

  [1] (禹贡) 东渐于海, 西被于流沙, 朔南暨声教, 讫于四海。 (2)

  [2] (琅邪刻石) 六合之内, 皇帝之土。西涉流沙, 南尽北户。东有东海, 北过大夏。人迹所至, 无不臣者。 (3)

  [3] (秦朝) 地东至海暨朝鲜, 西至临洮羌中, 南至北向户, 北据河为塞, 并阴山至辽东。 (4)

  上述三例中, 传述大禹治水业绩的《禹贡》, 以及秦始皇所立的《琅邪刻石》, 皆以海为东界、流沙为西界, 仅简略阐明四界规模。史料[3]《史记》司马迁对秦边境的描绘, 东界为海与朝鲜, 西界是临洮、羌中, 南界与北界也运用更清晰的标明点, 东界除了保存海的说法, 又新增朝鲜。可见生于西汉中期的司马迁, 已企图用更为具体的方法叙说古代边境鸿沟。

  汉武帝平朝鲜, 设置乐浪、临屯、玄菟、真番四郡, 《后汉书》对四郡的省并通过有简明概述:

  [4]元朔元年, 濊君南闾等畔右渠, 率二十八万口诣辽东内属, 武帝以其地为苍海郡, 数年乃罢。至元封三年, 灭朝鲜, 分置乐浪、临屯、玄菟、真番四部。至昭帝始元五年, 罢临屯、真番, 以并乐浪、玄菟。玄菟复迁徙句骊。自单单大领已东, 沃沮、濊貊悉属乐浪。后以境土广远, 复分领东七县, 置乐浪东部都尉。 (5)

  昭帝时省并临屯郡与真番郡, 并搬迁玄菟郡的治所 (即所谓第二玄菟郡) , 乐浪郡遂成为汉朝廷最东的大郡, 统领周边的异民族。自西汉后期开端, 玄菟郡逐渐西移, 东汉时期的乐浪郡主统与三韩、倭等国的使者往复, 彻底成为汉朝与东方诸国来往的中继点 (6) , 乐浪郡作为汉朝东方门户的概括, 遂日渐清晰。

  另一方面, 跟着州郡准则的定型, 汉代人也开端以更切当的郡名作为边陲疆界的标明:

  [5]西连诸国至于安息, 东过碣石以玄菟、乐浪为郡, 比却匈奴万里, 更起营塞, 制南海认为八郡, 则全国断狱万数, 民赋数百, 造盐铁酒榷之利以佐费用, 犹不能足。 (7)

  [6] (祭) 肜之威声, 畅于北方, 西自武威, 东尽玄菟及乐浪, 胡夷皆来内附, 野无风尘。乃悉罢缘边屯兵。 (8)

  [7]这今后京师贵戚, 必欲江南檽梓豫章楩柟;遥远下土, 亦竞相仿效。......东至乐浪, 西至敦煌, 万里之中, 相竞用之。此之费功伤农, 可为痛心! (1)

  史料[5]是汉元帝时贾捐之关于形势的评论, 其时玄菟郡刚才西移, 因而贾捐之仍以乐浪与玄菟并举。史料[6]则是对东汉前期祭肜声威的描绘, 祭肜长时刻担任辽东太守, 因而将坐落辽东郡以东的玄菟、乐浪二郡同时归入。而史料[7]《潜夫论》更清晰以乐浪、敦煌为东汉的东、西两界, 描绘其时盛行厚葬的影响规模。由此看来, 乐浪郡不只在地舆上成为汉代极东之郡, 也成为汉代今后人们所认知的汉代东界。 (2)

  除了政治地舆空间以外, 就文明地舆而言, 汉代与乐浪郡的相关也日趋严密。西汉末年扬雄所编的《方言》, 是扬雄“收集先代绝言、异国殊语”, 并访问上计孝廉与内郡卫卒各地词语收拾而成。《方言》将汉代边境分作数大方言区, 其分类以先秦的大地舆区为画分, 而非以州郡名为单位。因而以乐浪郡为主的朝鲜半岛北部, 遂被划归为朝鲜、洌水的区域, 不称乐浪郡。相较之下, 河西四郡与岭南等地的新设郡却未被收入《方言》, 可知扬雄特意将朝鲜半岛北部归入汉代的文明地舆区。

  到了东汉, 跟着郡县准则的进一步深化, 关于乐浪郡物资及方言的记录日渐添加。例如《说文》有11条解说与乐浪郡有所联络, 其间7条是鱼的产地, 3条是关于地名的阐明, 别的1条则与丝织品有关。除乐浪外, 《说文》还有4条提及朝鲜, 其描绘方法与乐浪天壤之别, 而与《方言》附近。 (3) 具体内容请参见表1。

  

  表1《说文》乐浪、朝鲜相关词条表

  材料来历: (汉) 许慎:《说文解字》, 北京:中华书局1963年版。

  不只《说文》记叙乐浪所出物资, 日后许多史书与文学作品, 也常常引证乐浪郡出土的物资。例如《三国志》描绘濊人时云“乐浪檀弓出其地”, 除了标明檀弓出于濊人之手, 也将檀弓作为乐浪郡的贡物。 (1) 三国时期吴国陆玑对鹭的解说是“鹭, 水鸟也......齐鲁谓之舂锄, 辽东乐浪吴杨谓之白鹭”, 提及辽东乐浪与扬州、吴郡都将鹭称作白鹭。 (2) 夏侯开国《吴郡赋》云“名练夺乎乐浪, 英葛光乎三辅”, 亦提及乐浪出产高质量的布料。 (3) 凡此种种, 都可看出乐浪的物资、言语、风俗, 已为汉晋时人熟知。

  综上所述, 可知乐浪郡在树立之初, 仅仅汉武帝于朝鲜半岛北部所立四郡之一, 在历经数次整并后, 乐浪郡成为汉代的极东之郡。跟着郡县制的安稳化, 汉代人开端运用“东至乐浪”标志疆土东界, 乐浪所产或上贡的物品, 也为时人所知道。从“东至海”到“东至乐浪”, 不只反映了汉代政治与地舆方面的改变, 也是乐浪郡与汉代政治系统日益严密的具体表现。

  二、魏晋南朝时期乐浪郡名官爵的改变

  自黄巾起事后, 东汉的政治系统渐趋分裂, 全国形势由群雄割据转为三国鼎立, 魏蜀吴三国皆自称正统, 并与周边实力订立联络。其间最具代表性之例, 就是魏吴二国各自差遣使者册命公孙渊官爵一事。

  自公孙度于东汉末年操控辽东, 至公孙渊已阅历三代。孙权称帝后, 为撮合公孙渊, 遂于公元232年遣使册命公孙渊为大将军、幽青二州牧、辽东太守 (如故) 、燕王;公孙渊随即向曹魏请降, 魏明帝乃于隔年册命公孙渊为大司马、乐浪公, 辽东太守如故。 (4) 孙权为了撮合公孙渊, 不吝打破汉代以来异姓不王的准则 (5) , 给予公孙渊燕王的爵位, 又赐予茅土、九锡等重礼, 足见孙权对公孙渊的注重。 (6) 而孙权所颁发的燕王称谓, 显然是期勉公孙渊可以统领汉代的幽州甚至青州, 成为曹魏的北方要挟。 (7) 相较之下, 曹魏颁发公孙渊的乐浪公爵, 虽然仍跨越一般大臣可取得的列侯爵位, 但并未跨越异姓不王标准, 也非仅有特例 (如汉献帝及这今后嗣亦为山阳公) 。因而魏明帝给予公孙渊乐浪公爵, 已是曹魏所能颁发异姓大臣的极限。

  值得留意的是, 公孙渊的原籍与根据地皆在辽东, 其所获官职亦为辽东太守, 按理曹魏可径授公孙渊辽东公爵。可是曹魏终究挑选颁发公孙渊乐浪公, 理由除了正式供认公孙渊对乐浪郡的分配权 (8) , 也是不期望将辽东郡的行政权与名义上的诸侯方位同时颁发公孙渊。不只如此, 此次册命也是我国古代第一次将乐浪郡作为封国颁发大臣。自此今后, 乐浪郡 (以及曹魏新设的带方郡) 成为魏晋南北朝常态颁发的封国。乐浪郡被归入封国系统隐含将乐浪郡归类为“诸侯”可达之处, 诸侯与皇帝有君臣之义, 替代皇帝管理封国, 因而乐浪郡就被归入我国的“封建”系统。 (1)

  曹魏派兵平定公孙渊后, 依循公孙渊所置, 以辽东、乐浪、带方、玄菟等郡新成立平州, 坐落平州的乐浪郡, 再次成为曹魏与西晋的极东之郡。 (2) 西晋末年爆发永嘉之乱, 华北再度堕入大乱, 定都于建康的东晋朝廷以承继西晋正统为念, 而且要合作士庶康复华夏的等待。东晋因而设置侨州郡县, 安顿南渡的士族与公民, 藉此宣示仍统有这些区域。 (3) 另一方面, 东晋也藉由颁发华北诸实力官爵, 以订立君臣联络, 其间最重要的两股实力就是前燕慕容氏与前凉张氏。

  西晋常设平州后, 乐浪郡成为平州的固定属郡;对东晋来说, 取得东晋所授平州刺史的身分, 就具有对乐浪郡的统辖权。东晋并未侨置平州, 也没有为平州移民设置侨郡县, 理由除了由辽东半岛南渡的人口甚少之外 (4) , 也是因东晋将平州的统辖权交付给慕容氏所致。东晋树立之初, 即录用慕容廆为监平州诸军事、平州刺史, 隔年又提升慕容廆为都督幽州东夷诸军事、平州牧、辽东公, 同等将平州一切的军政大权都交由慕容廆。自东晋初年颁发慕容廆平州刺史始, 直至慕容儁称帝停止, 慕容氏三代一向是东晋朝廷治下的平州管理者, 东晋朝廷与平州甚至乐浪郡之间, 仍有名义上的统属联络。东晋时期以康复华夏为意图, 其终究方针是康复西晋所设置的一切州郡。对东晋君臣来说, 从平州到凉州都是应该要康复的区域, 乐浪郡天然也包括在其间。因而东晋前期藉由颁发慕容廆平州刺史的官职, 确认本身对平州的统辖方位, 相同道理亦可用于前凉张氏的凉州刺史。已然东晋长时刻录用平州在地实力为平州的军政长官, 假如再于江东侨置平州, 不只叠床架屋, 也变相否定或削弱原平州刺史与都督平州诸军事的正当性。

  当慕容儁于公元354年称帝后, 东晋失去了名义上统辖平州的途径, 即便如此, 直至公元370年前燕消亡停止, 东晋并未另颁发他人平州刺史或乐浪太守等官职。除了史料阙漏的或许性外, 也不扫除是东晋朝廷仍然以慕容氏为东晋藩臣, 即使两边已无封爵联络, 东晋仍等待慕容儁 (与其子慕容暐) 有朝一日“从头”承受东晋官职, 因而放置平州刺史与相关官职的任免。

  前燕于公元370年为前秦所灭, 东晋朝廷随即于公元372年颁发百济王余句为镇东将军、领乐浪太守。 (5) 此一安排是东晋需在前燕消亡后寻求新的平州与属郡署理者, 因而以百济王余句为乐浪太守。其时的乐浪郡仍为高句丽所操控, 非百济所能管理, 不管东晋是否有意撮合百济, 都代表东晋将乐浪郡的操控权交给百济王余句, 亦即以百济替代本来前燕的部分职责。虽然此次册命宣示含义大于本质含义, 仍可看出东晋企图维系与乐浪郡的联络。

  东晋在公元372年册命百济王为乐浪太守后, 至413年以高句丽王为乐浪公的40余年间, 不再见到东晋朝廷颁发任何平州或乐浪有关的官职, 其理由或许在于, 384年慕容垂趁淝水战后树立后燕, 东晋仍期望以慕容氏为统领平州的署理者。这个期望跟着后燕的消亡再度破灭, 东晋有必要再次寻求新的链接, 遂将方针转至高句丽。

  至东晋末年, 跟着北魏兴起, 东晋朝廷开端与高句丽、柔然、吐谷浑等北魏周边实力树立亲近联络, 企图树立对北魏的包围圈 (1) , 高句丽也期望能与东晋订立杰出联络。 (2) 因而在公元413年, 东晋朝廷初度以高句丽王高琏为乐浪郡公, 乐浪郡公遂成为东晋南朝册命高句丽王的首要爵位。 (3) 东晋南朝挑选以乐浪郡为高句丽王的封国, 一方面是因应高句丽操控乐浪郡的实践, 并连续前燕先例, 以高句丽王为东晋操控乐浪郡的署理者 (诸侯) ;另一方面, 东晋南朝也是着眼于乐浪郡具有汉晋东界的形象, 故意以乐浪作为本身与区域链接的标明。即使东晋南朝不再录用平州刺史, 仍得与朝鲜半岛北部 (汉晋时期国之东界) 树立名义上的统属联络。 (4)

  三、十六国北朝时期乐浪郡官爵的沿革

  永嘉之后, 十六国与北朝努力于建构政权的正统性 (5) , 除了运用社稷、宗庙等礼仪修建, 亦多侨置州郡, 并将封国安顿于边境之外, 以宣示为全国的拥有者。 (6) 学界评论十六国北朝与乐浪郡的联络, 多曾经燕开端设置的侨乐浪郡为重点, 又因为前燕、后燕、北燕甚至北魏的乐浪郡都是侨置, 与汉晋时期的乐浪郡除了称谓并无堆叠之处。即便如此, 十六国北朝多与操控乐浪郡的高句丽相邻, 两边地缘方位严密, 透过十六国北朝的官爵安排或可发现北朝政权与乐浪联络的蛛丝马迹。

  东晋初年慕容廆取得东晋朝廷册命的辽东公、平州刺史等官爵, 慕容廆就成为东晋在平州区域的署理者。辽东公是对应慕容廆所统辖的区域, 而平州刺史则是东晋将平州的统辖权委交慕容廆的标志。慕容廆在受命为平州刺史后, 名义上有操控平州诸郡的权利, 除了本身统领的 (州治) 辽东郡与昌黎郡外, 又接收辽东以东的流散, 侨置乐浪、带方等郡。 (7) 虽然乐浪与带方郡实践为高句丽所操控, 慕容廆仍需于其辖境内设置乐浪、带方等侨郡, 标志自己统有完好的平州, 其含义与东晋侨置华北州郡的道理附近。

  不过慕容廆与其僚佐并未因而而满意, 在辽东形势安稳后, 慕容廆遂遣部下向东晋朝廷恳求燕王的爵位, 理由是假如慕容廆没有好像燕王般的方位, 则不足以镇摄统领周边的华夷:

  方今诏命阻隔, 王路崄远, 贡使来往, 动弥年载。今燕之旧壤, 北周沙漠, 东尽乐浪, 西暨代山, 南极冀方, 而悉为虏庭, 非复国家之域。将佐等认为宜远遵周室, 近准汉初, 进封廆为燕王, 行大将军事, 上以总统诸部, 下以割损贼境。使冀州之人望风向化, 廆得祗承诏命, 率合诸国, 奉辞夷逆, 以成桓文之功, 苟利社稷, 专之可也。 (1)

  在此一奏表中, 慕容廆及其僚佐将乐浪郡归入“燕之旧壤”, 规模大抵同等于汉武帝以降幽州 (魏晋析为幽平二州) 的区域, 如此大规模的燕国, 并非西汉后期以来仅存一两郡的燕国, 必定是战国或西汉前期之燕国。可是乐浪郡是汉武帝平朝鲜后新设之郡, 慕容廆君臣所描绘的燕国地图, 显然是将汉武帝今后所置幽州的统辖区域, 比附为汉初曾经燕国的地舆规模, 其意图无疑是期望慕容廆能成为乐浪至代郡的操控者。从另一视点观之, 慕容廆君臣以乐浪郡为“燕之旧壤”, 也照应前文所述乐浪郡为国之东界的形象。

  慕容儁平定后赵, 遂自立为帝, 并大封宗室为王。其间慕容度获封乐浪王, 慕容温获封带方王 (2) , 显见慕容儁在开始封爵宗室时, 就现已将乐浪与带方视作本身操控可及的规模, 而且差遣诸侯统领。 (3) 不久前燕与高句丽发作冲突, 高句丽王高钊遣使请和, 慕容儁遂以高钊为乐浪公。高钊为乐浪公, 契合高句丽拥有乐浪郡的实情, 一如过往东晋朝廷以慕容廆为辽东公之例。已然高钊成为前燕的乐浪公, 与慕容儁树立君臣联络, 高句丽所统领的乐浪郡, 天然就成为前燕治下。不管乐浪公虚封与否, 关键在于慕容儁与高钊由此产生“皇帝-诸侯”的联络 (4) , 亦即前燕清晰将乐浪郡归入本身的全国次序。后燕、北燕时期承继前燕以乐浪郡为封国的方针, 后燕以慕容温、慕容惠为乐浪王, 北燕时期亦有乐浪公主 (5) , 凸显诸燕全国次序具有连贯性。 (6) 而平州与侨乐浪郡并未随前燕消亡而消失, 不只平州连续建置 (7) , 侨乐浪郡也一向存在于十六国的当地行政系统。 (8)

  北魏平定北燕后, 仍然连续北燕系统, 树立了乐浪等侨郡, 但并未当即以乐浪设置封国。此外, 北魏在公元435年册命高句丽王高琏为辽东郡公, 之后也没有将高句丽王徙封为乐浪郡公的打算。此前的前燕、东晋与同时期的刘宋皆以高句丽王为乐浪公, 北魏显然未循前例。实践上, 北魏颁发外藩爵位, 多故意与东晋南朝的封国称谓错开。例如刘宋先后以吐谷浑氏为陇西王、河南王, 北魏以之为西平王;刘宋以仇池杨氏为武都王, 北魏则封之为南秦王等, 可知北魏有意回避南朝所授的相同爵号。 (9) 因而, 鉴于东晋与刘宋皆以高句丽王为乐浪公, 北魏为求不颁发同一爵称, 遂改以高句丽王为辽东公。

  虽然北魏未以高句丽王为乐浪公, 但北魏朝廷并未扬弃以乐浪为封国的作法。公元461年, 北魏文成帝册命其弟拓跋万寿为乐浪王 (1) , 这今后至北魏消亡, 除了短时刻的隔绝, 拓跋万寿及这以后代长时刻担任乐浪王爵。在此之前, 文成帝已册命乳母常太后的族属为辽西公 (常英) 、带方公 (常喜) 、朝鲜侯 (常泰) 、辽东公 (王睹) 等爵位 (2) , 皆是辽西郡以东的封国。其间常太后的妹夫王睹, 于兴安二年 (453) 担任平州刺史、辽东公, 常太后云“本州、郡公, 亦足报耳” (3) , 代表王睹为平州人, 极或许属乐浪王氏后嗣。而北魏文成帝之妻冯氏, 其母亦为乐浪王氏, 因而文成帝以拓跋万寿为乐浪王, 或许有血缘与地缘的因素。 (4)

  带方、辽东等郡与乐浪相同都属平州 (辽西属营州) , 可是北魏文成帝并未将乐浪郡作为常英等人的封国, 而是颁发宗室拓跋万寿作为王爵。相较于带方、辽东等郡, 乐浪郡更具有汉晋极东之郡的形象, 因而北魏以宗室为乐浪王, 显然是将乐浪的方位立于辽东、带方之上, 因而以宗室王爵统领, 更能加深北魏统有乐浪郡的形象。

  北齐建国后, 为与新罗树立更亲近的来往, 于河清四年 (565) 封新罗王金真兴为乐浪郡公。 (5) 可是北齐为了解决其时当地行政的紊乱, 于天保七年 (556) 即已大规模省并州郡, 侨乐浪郡亦于此时被并入昌黎郡。 (6) 虽然北齐并非故意针对乐浪等郡行事, 仍弱化北齐与乐浪的连接, 前燕以来的侨乐浪郡遂正式消亡, 仅保存以乐浪为封国的皇帝诸侯联络。 (7)

  自北齐以新罗王为乐浪郡公, 这今后直至唐代, 乐浪一向作为新罗王的专属封国。 (8) 自唐朝与新罗完毕封爵联络, 直到清代停止的一千余年, 除了明初濮英身后获赠乐浪郡公, (9) 乐浪郡不再为我国王朝封爵称谓, 仅存有乐浪郡为汉代东界的形象。因而乐浪郡自隋唐当地行政系统中消失, 并非隋文帝废郡存州后直接形成的影响, 而是十六国时期以来逐渐转化的成果。

  四、小结

  汉武帝于朝鲜半岛北部设置四郡, 乐浪郡仅为其一, 并不具备特别性与代表性。可是跟着西汉行政建置的调整, 乐浪郡成为朝鲜半岛的首要行政单位, 也是汉代的极东之郡。汉人又以郡为疆土四界的代称, 乐浪郡为汉代极东之郡的形象深植人心, 其风土物资也为人所留意。虽然如此, 乐浪郡作为偏僻边郡, 没有成为汉代王侯的封国。三国时期, 魏吴二国皆企图拉拢辽东的公孙渊, 为此魏明帝特别颁发公孙渊乐浪公的爵位, 这是我国古代初次以乐浪作为诸侯封国, 乐浪因而具有郡与封国的两种形象。

  永嘉乱后, 东晋以康复大晋全国为念, 乐浪郡也是尚待克复的区域。东晋未直接录用乐浪太守, 而是以慕容氏为平州刺史, 作为操控乐浪等郡的署理者。这今后东晋南朝为了对立北魏, 与高句丽等国树立更亲近的联络, 并颁发高句丽王以乐浪公的爵位, 供认高句丽统领乐浪、以高句丽王为帮忙东晋操控乐浪的诸侯。鉴于乐浪为汉晋极东之郡的特别方位, 以乐浪为高句丽王封国, 便能刻画东晋南朝辖有汉晋东界的形象。虽然东晋南朝未设置侨乐浪郡, 大都时刻仍保有名义上对乐浪郡的操控权利。

  而以辽东为据点的慕容氏, 因以平州刺史发家, 不只常置侨乐浪郡, 在慕容儁称帝后又以乐浪为封国, 前燕至北燕皆然。北魏平北燕后, 沿袭侨乐浪郡的设置, 并以乐浪为宗室王爵, 高句丽王为辽东郡公。十六国北魏时期乐浪侨郡与封国并存的二重系统, 至北齐出现转变, 北齐省并州郡之际, 将乐浪郡整入他郡, 又以新罗王为乐浪郡公, 乐浪转变为外藩封地, 仅剩余诸侯的虚名, 与皇帝之间的联络愈加疏离。因而当唐代与新罗完毕封爵联络, 乐浪郡没有跟着我国行政区划的改变而与时俱进, 仅存汉朝极东之郡的形象, 成为前史名词。

  因而, 乐浪郡从汉武帝朝鲜四郡之一转为该地大郡, 又刻画出国之东界的形象, 使得乐浪郡具有高度标志含义, 天然也被归入东晋南北朝的全国次序。各王朝纷繁保存 (侨) 平州、 (侨) 乐浪郡或乐浪王公爵号, 以确保本身 (名义上) 可以统领汉晋故地。可是华夏政权几经兴革, 平州刺史与乐浪太守等官相继撤废, 只要徒具虚名的乐浪王公爵, 乐浪郡终究消逝于地表, 成为人们遐想汉晋当年的一则前史回忆。

注释

   1 相关研究略参池内宏:《乐浪郡考》, 池内宏:《满鲜史研究 (上世) 》第一册, 东京:吉川弘文馆1951年版, 第19-61页;李丙焘:《乐浪郡考》, 李丙焘:《韩国古代史研究--古代史上の诸问题》, 东京:学生社1980年版, 第128-149页;权五重:《乐浪郡研究--中国???事例的检讨》, 首尔:一潮阁1992年版;李健才:《关于汉代辽东、乐浪两郡地理位置问题的探讨》, 李健才:《东北亚史地论集》, 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 第304-331页;李成珪:《??????????》, 李成珪等编着:《??????》, 首尔:东北亚历史财团2006年版, 第17-128页;徐德源:《汉乐浪郡属县今地考定质疑》, 徐德源:《求实集》, 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 第39-44页;甘怀真:《东北亚古代的移民与王权发展--以乐浪郡成立为中心》, 《成大历史学报》第36期 (2009年) , 第77-99页;孙慰祖:《汉乐浪郡官印封泥的分期及相关问题》, 《上海博物馆集刊》第11期, 上海:上海书画出版社2008年版, 第168-189页。关于20世纪90年代出土乐浪郡简牍的介绍与分析, 参尹龙九着, 桥本繁译:《平壤出土〈乐浪郡初元四年县别户口簿〉研究》, 《中国出土资料研究》第13号 (2009年) , 第205-236页;杨振红、尹在硕:《韩半岛出土简牍与韩国庆州、扶余木简释文补正》, 《简帛研究2007》, 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 第277-299页;郑威:《汉帝国空间边缘的伸缩--以乐浪郡的变迁为例》, 《社会科学》2016年第11期, 第134-146页。考古整理可见王培新:《乐浪文化--以墓葬为中心的考古学研究》, 北京:科学出版社2007年版。
  2 三上次男:《乐浪郡社会の支配构造》, 《朝鲜学报》第30期 (1964年) , 第11-61页;洼添庆:《乐浪郡と带方郡の推移》, 《东アジア世界における日本古代史讲座》第三卷, 东京:学生社1981年版, 第21-55页;神崎胜:《辽东、玄菟、乐浪、带方诸郡の解体》, 《古代文化》第47卷第3期 (1995年) , 第11-19页;田中俊明:《高句丽の平壤迁都》, 《朝鲜学报》第190期 (2004年) , 第21-60页;赵俊杰、王新英:《4世纪西北朝鲜地区主要民族集团的动向与势力格局》, 《边疆考古研究》第10辑, 北京:科学出版社2011年版, 第277-294页;赵俊杰:《乐浪、带方二郡覆亡前后当地汉人集团的动向与势力发展》, 《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2年第1期, 第59-65页。
  3 西本昌弘:《乐浪、带方二郡の兴亡と汉人遗民の行方》, 《古代文化》第41卷第10期 (1989年) , 第14-27页;罗新:《十六国北朝时期的乐浪王氏》, 北京大学韩国学研究所编:《韩国学论文集》第六辑, 北京:新华出版社1997年版, 第15-19页;园田俊介:《北魏时代の乐浪郡と乐浪王氏》, 《中央大学アジア史硏究》第31期 (2007年) , 第1-32页;赵红梅:《乐浪郡太守考》, 《通化师范学院学报》2010年第1期, 第51-55页、第58页。全面性的整理论述可见苗威:《乐浪研究》,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6年版, 第9-31页。
  4 顾颉刚、史念海:《中国疆域沿革史》, 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 第100-101页;胡阿祥:《魏晋南北朝之遥领与虚封述论》, 《南京师范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11年第5期, 第47-53页;胡阿祥、孔祥军、徐成:《中国行政区划通史 (三国两晋南朝卷) 》, 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 第74-83页。
  5 关于魏晋南北朝时期东亚的政治局势与国际秩序, 可略参西嶋定生:《东アジア世界と册封体制--六-八世纪の东アジア》, 西嶋定生:《中国古代国家と东アジア世界》, 东京:东京大学出版会1983年版, 第415-468页;高明士:《天下秩序原理的探讨》, 高明士:《东亚古代的政治与教育》, 台北:台湾大学出版中心2004年版, 第1-16页;甘怀真:《所谓“东亚世界”的再省思:以政治关系为中心》, 甘怀真:《皇权、礼仪与经典诠释--中国古代政治史研究》, 台北:台湾大学出版中心2004年版, 第507-531页;韩昇:《东亚世界形成史论》, 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 第31-44页。
  6 谷川道雄:《东アジア世界形成期の史的构造--册封体制を中心として》, 唐代史研究会编:《隋唐帝国と东アジア》, 东京:汲古书院1979年版, 第87-111页;堀敏一:《中国と古代东アジア世界--中华的世界と诸民族》, 东京:岩波书店1993年版, 第153-155页;三崎良章:《北魏の对外政策と高句丽》, 《朝鲜学报》第102期 (1982年) , 第111-168页。
  7 坂元义种:《中国史书における百济王关系记事の检讨》, 坂元义种:《百济史の研究》, 东京:塙书房1978年版, 第121-231页;坂元义种:《倭の五王--その遣使と授爵をめぐって》, 坂元义种:《古代东アジアの日本と朝鲜》, 东京:吉川弘文馆1978年版, 第340-384页。
  8 相关沿革可见周振鹤:《西汉政区地理》, 北京: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 第207-209页;苗威:《乐浪研究》, 第141-171页。
  9 《尚书》卷三《夏书·禹贡》, 中华书局编辑部编:《汉魏古注十三经》, 北京:中华书局1998年版, 第18页。
  10 《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 北京:中华书局2014年版, 第315页。
  11 《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 第308页。
  12 《后汉书》卷八五《东夷传》, 北京:中华书局1965年版, 第2817页。
  13 甘怀真:《东北亚古代的移民与王权发展--以乐浪郡成立为中心》, 第77-99页。
  14 《汉书》卷六四下《贾捐之传》, 北京:中华书局1962年版, 第2832页。
  15 《后汉书》卷二〇《祭遵传》, 第745页。
  16 (汉) 王符撰, (清) 汪继培笺, 彭铎校正:《潜夫论笺校正》卷三《浮侈》, 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版, 第134页。
  17 如《通典》云汉代疆域“东乐浪郡, 西炖煌郡, 南日南郡, 北雁门郡”, 唐人顾况甚至将此形象扩及至周代, 云“在周之兴, 西至流沙, 东至乐浪”, 将乐浪纳入周代的疆域中, 皆可见乐浪为汉代东界的形象, 已深植于后人心中。 (唐) 杜佑撰, 王文锦等点校:《通典》卷一七一《州郡一·序目上》, 北京:中华书局1988年版, 第4457页; (宋) 李昉等编:《文苑英华》卷四一《高祖受命造唐赋并序》, 北京:中华书局1966年版, 第184页。
  18 关于《说文》纪录的方言问题, 参江敏华:《〈说文〉〈释名〉中所反映的汉代方言现象》, 《台大中文学报》第16期 (2002年) , 第105-142页。
  19 《三国志》卷三〇《魏书·东夷传》, 北京:中华书局1982年版, 第849页。
  20 (唐) 欧阳询撰, 汪绍楹校:《艺文类聚》卷九二《鸟部下·白鹭》,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版, 第1606页。
  21 (宋) 李昉等撰:《太平御览》卷八二〇《布帛部七·布》引夏侯开国《吴郡赋》, 北京:中华书局1960年版, 第3651页。
  22 《三国志》卷四七《吴书·孙权传》, 第1137页;《三国志》卷三《魏书·明帝纪》, 第101页。
  23 自两汉至南北朝, 除了少数例外 (如北魏、北齐等) , 多数王朝皆以异姓不王为封爵的原则。参杨光辉:《汉唐封爵制度》, 北京:学苑出版社2002年版, 第115-124页。
  24 西嶋定生:《亲魏倭王册封に至る东アジアの情势--公孙氏政权の兴亡を中心として》, 西嶋定生:《中国古代国家と东アジア世界》, 第472-475页。
  25 孙权以公孙渊为幽州、青州牧, 又以幽青二州十七郡册命公孙渊为燕王, 都显示孙权希望依赖公孙渊控制幽青二州, 也是吴蜀交分天下后, 孙权对自己所领半分天下的“实质”支配。《三国志》卷四七《吴书·孙权传》裴注引《江表传》, 第1138页。吴蜀交分天下的分析见王安泰:《“恢复”与“继承”--孙吴的天命正统与天下秩序》, 《厦门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6年第5期, 第1-7页。
  26 参大庭修:《古代中世における日中关系史の研究》, 京都:同朋社1996年版, 第49-50页。
  27 关于曹魏时期的封国安排, 参王安泰:《开建五等--西晋五等爵制成立的历史考察》, 台北:花木兰出版社2009年版, 第54-63页。
  28 曹魏平公孙渊后, 分辽东、昌黎、玄菟、带方、乐浪五郡为平州, 后一度还为幽州。至西晋咸宁二年 (276) , 再次将昌黎、辽东、玄菟、带方、乐浪等五个郡国置为平州。亦即平州至西晋方成为常设之郡。严格来说, 曹魏时期自乐浪郡析出的带方郡, 亦为魏晋时期极东之郡。然而带方郡成立时间较短, 且地位与重要性不如乐浪郡, 因此本文仍统称乐浪郡为汉晋极东之郡。《晋书》卷一四《地理志上》, 北京:中华书局1974年版, 第426-427页。
  29 关于东晋南朝时期侨郡的分析, 参胡阿祥:《六朝疆域与政区研究》 (增订本) , 北京:学苑出版社2005年版, 第243-321页;胡阿祥、孔祥军、徐成:《中国行政区划通史 (三国两晋南朝卷) 》, 第83-153页。
  30 谭其骧:《晋永嘉丧乱后之民族迁徙》, 谭其骧:《长水集》, 北京: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 第199-223页。
  31 坂元义种认为, 东晋咸安二年对百济册命的记载, 虽未提及“百济王”, 但东晋南朝史料在记载对倭、宕昌等国的册命时, 也经常省略其王号, 因此东晋还是存在授与余句百济王的可能性。参坂元义种:《中国史书における百济王关系记事の检讨》, 坂元义种:《百济史の研究》, 第124-129页。
  32 鬼头清明将南朝与北朝周边政权的联合, 称作“封锁连环”的同盟。卢泰敦认为, 北魏统一华北后, 刘宋希望连结北魏周边国家, 共筑对北魏的环状包围圈。而高句丽也由于北魏的压力, 而选择与南朝建立朝贡册封关系。参鬼头清明:《推古朝をめぐる国际的环境》, 鬼头清明:《日本古代国家の形成と东アジア》, 东京:校仓书房1976年版, 第61-72页。卢泰敦:《高句丽史研究》, 张成哲译, 台北:台湾学生书局2007年版, 第210-225页。
  33 韩昇:《东亚世界形成史论》, 第94-97页。
  34 关于东晋南朝历次册封高句丽王的整理, 参坂元义种:《五世纪の日本と朝鲜--中国南朝の册封と关连して》, 坂元义种:《古代东アジアの日本と朝鲜》, 第261-300页;魏存成:《中原、南方政权对高句丽的管辖册封及高句丽改称高丽时间考》, 魏存成:《高句丽渤海考古论集》, 北京:科学出版社2015年版, 第74-82页。
  35 公元495年百济王牟大给南齐明帝的上表中, 亦包含乐浪太守的官名。但此乐浪太守非南齐朝廷所任命, 而是百济王牟大所假授的官衔。目前仅知南齐正式授予百济王僚佐将军号, 至于南齐是否承认牟大所授乐浪、城阳、朝鲜等太守的职称, 尚无法确认。《南齐书》卷三九《东夷传》, 北京:中华书局1972年版, 第1012页。
  36 谷川道雄:《五胡十六国、北周的天王称号》, 谷川道雄:《隋唐帝国形成史论》, 李济沧译,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版, 第239-253页;川本芳昭:《五胡十六国、北朝时代における“正统”王朝について》, 川本芳昭:《魏晋南北朝时代の民族问题》, 东京:汲古书院1998年版, 第66-102页;罗新:《十六国北朝的五德历运问题》, 《中国史研究》2004年第3期, 第47-56页。
  37 相关研究略参王安泰:《汉、赵の封国と天下秩序について》, 载《中央大学アジア史研究》第38号, 2014年, 第31-74页;王安泰:《皇帝的天下与单于的天下──十六国时期天下体系的构筑》, 童岭主编:《皇帝·单于·士人──中古中国与周边世界》, 上海:中西书局2014年版, 第78-94页。
  38 (清) 洪亮吉:《十六国疆域志》, 《二十五史补编》, 上海:开明书店1936年版, 第4120页;牟发松、毋有江、魏俊杰:《中国行政区划通史 (十六国北朝卷) 》, 第202-203页。
  39 《晋书》卷一〇八《慕容廆载记》, 第2810-2811页。
  40 《资治通鉴》卷九九《晋纪二十一·穆帝永和十年》, 北京:中华书局1956年版, 第3140页。
  41 参王安泰:《十六国时期诸燕的天下秩序--以封国分布为中心》, 宣读于“第3届‘中国中世 (中古) 社会诸形态’国际大学院生若手研究者学术交流论坛” (2014.2.28-2014.3.1, 日本明治大学) 。
  42 学者认为, 前燕册命高钊的两种爵号, 乐浪郡公是表明高句丽仍在中国王朝的体制之下, 高句丽王则是不受中原礼法约束的蛮夷王号。而前燕授予高钊郡公之号, 显示前燕以中原正统自居。参张学锋:《四至五世纪东亚世界的形成与东晋南朝--以中国史料为中心》, 张学锋:《汉唐考古与历史研究》, 北京:三联书店2013年版, 第387-404页。
  43 《资治通鉴》卷一〇五《晋纪二十七·孝武帝太元九年》, 第3327页;《资治通鉴》卷一〇九《晋纪三十一·安帝隆安元年》, 第3445页;《晋书》卷一二五《冯跋载记》, 第3130页。
  44 后燕另册命高句丽王高安为辽东带方二国王、平州牧, 显然是刻意略过乐浪郡, 而以辽东、带方二郡为高句丽王封国, 其理由应是为了避免与后燕宗室的高句丽王重叠。《梁书》卷五四《东夷传》, 北京:中华书局1973年版, 第803页。
  45 前秦灭前燕后, 分幽州设平州, 后燕、北燕亦置平州, 显示十六国对平州的设置一脉相承。 (清) 洪亮吉:《十六国疆域志》, 第4145、4191、4199页;牟发松、毋有江、魏俊杰:《中国行政区划通史 (十六国北朝卷) 》, 第245页、第293-294页、第327-328页。
  46 前秦灭前燕后, 似仍保留侨乐浪郡;后燕慕容熙时有乐浪太守游鱓, 北魏攻打北燕之际, “ (冯) 文通营丘、辽东、成周、乐浪、带方、玄菟六郡皆降”, 亦代表北燕仍有侨乐浪郡, 并为北魏所继承。 (清) 洪亮吉:《十六国疆域志》, 第4145页;《魏书》卷五五《游明根传》、卷九七《海夷冯跋传》, 北京:中华书局2017年版, 第1327、2303页。
  47 南北朝授予周边势力爵位的整理, 见坂元义种:《五世纪の日本と朝鲜の国际的环境--中国南朝と河南王、河西王、宕昌王、武都王》, 坂元义种:《古代东アジアの日本と朝鲜》, 第226-260页;王安泰:《再造封建--魏晋南北朝的爵制与政治秩序》, 台北:台湾大学出版中心2013年版, 第263-296页。
  48 《魏书》卷五《高宗纪》, 第143页。
  49 《魏书》卷八三上《外戚传上》, 第1963页。
  50 《魏书》卷八三上《外戚传上》, 第1964页。
  51 另卢道裕娶北魏献文帝之女乐浪长公主, 亦是北魏以乐浪郡作为封邑 (汤沐邑) 的佐证。《魏书》卷四七《卢玄传》, 第1159页。
  52 《北齐书》卷七《武成帝纪》, 北京:中华书局1972年版, 第94页。另一方面, 北齐后主于天统三年 (567) 以高仁约为乐浪王, 但《校勘记》认为此处疑是乐平王高约、字仁邕, 见《北齐书》卷八《后主纪》, 北京:中华书局1972年版, 第100、118页。
  53 参施和金:《北齐地理志》卷一《河北地区 (上) 》, 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版, 第133-134页;牟发松、毋有江、魏俊杰:《中国行政区划通史 (十六国北朝卷) 》, 第1037页。
  54 北周沿用北齐建置, 仅设置侨昌黎郡, 属南营州。隋开皇三年废省侨昌黎郡, 侨乐浪郡所依附的对象也一并消失。参王仲荦:《北周地理志》卷一〇《河北下》, 北京:中华书局1980年版, 第1002页;牟发松、毋有江、魏俊杰:《中国行政区划通史 (十六国北朝卷) 》, 第967-968页;施和金:《中国行政区划通史 (隋代卷) 》, 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 第373-374页。
  55 参金子修一:《中国皇帝と周边诸国の秩序》, 金子修一:《隋唐の国际秩序と东アジア》, 东京:名着刊行会2001年版, 第53-61页;韩国磐:《南北朝隋唐与百济新罗的往来》, 《历史硏究》2017年第2期, 第21-42页。
  56 《明史》卷一三三《濮英传》, 北京:中华书局1974年版, 第3894页。

文章标题:《魏晋南北朝时期如何理解与看待乐浪郡》,原文地址:,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谢谢。

上一篇:祖国大陆台湾文学研究二十年


下一篇:科举制度的绩效及其影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