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问题      欢迎来到牛博士论文网, 本站提供、本科毕业论文范文硕士论文范文博士毕业论文范文发表职称论文范文,牛博士用心为您服务!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法律论文毕业论文分类>>
毕业论文怎么写更多写论文技巧>>
关于我们
    牛博士论文网经过十余年的心酸代写历程,我们起初的梦想逐渐变成了现实,已经发展成为了一个本科、硕士、博士研究生毕业论文代写代发为主的代写毕业论文平台。十二年专注致力于博士硕士专本科论文代写服务这一核心业务模块,让我们成为了业内有序经营时间最长的综合性论文网站之一,拥有丰富的服务经验和社会资源。合作的写作老师已有2000多位,均为有丰富实践经验的高学历专业人才,以保证文稿的质量与版权,为广大毕业生解决经济、管理、法律、医学、会计、体育、历史、教育教学、建筑等专业的毕业论文及代发代写论文等服务,强大的写作团队奠定了我们的实力! 我们相信通过我们的不断努力和追求,一定能够实现与客户的互利共赢!

欧盟布鲁塞尔体系下违反协议的损害赔偿救济

站外转载   发布时间:2019-07-19   [点击量:79]  


 摘    要: 对违反选择法院协议的情形适用损害赔偿救济的做法, 萌芽并发展于以英国为代表的少数国家。这一救济措施有利于保障选择法院协议的有效性, 符合现代国际民商事诉讼制度在协议管辖问题上的发展趋势。然而, 损害赔偿救济在国际范围内的广泛采纳和适用也面临着选择法院协议性质界定上的法理障碍、解决经典国际私法问题和实体法技术性问题以及国际礼让原则与既判力原则的挑战。在欧盟布鲁塞尔区域统一民商事诉讼体系中, 这种依赖和强调多边司法合作的制度框架所要求的各成员国法院相互信任原则, 以及各成员国法院应承认与执行其他成员国法院判决的义务, 也对损害赔偿救济在违反选择法院协议上的适用构成了难以忽视的法律障碍。


  关键词: 选择法院协议; 损害赔偿; 欧盟布鲁塞尔体系; 国际民商事诉讼;

  Abstract: The awarding damages for breach of choice-of-court agreements is a newly developed practice in the common law countries. It can strengthen the validity of choice-of-court agreements and thereby falls in line with the unmistakable trend of upholding party autonomy in modern international civil litigation. However, the universal recognition and adoption of this remedy may be faced with the challenges of coordinating this remedy with the underlying nature of the choice-of-court agreements in the relevant legal system, resolving classic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 problems and substantive technical difficulties as well as the potential conflict with the principle of comity and res judicata. under the EU Brussels jurisdiction and judgments regime, a system which heavily relies on the multilateral judicial cooperation by its member states, the all-important mutual trust principle and the obligation to respect other member states' judgments could also prove to be inescapable obstacles for the application of the damages remedy on the EU level.

  Keyword: choice-of-court agreements; damages remedy; EU Brussels Regime; international civil and commercial litigation;

  一、引言

  在现代国际民商事诉讼制度的发展中, 保障和加强当事人之间选择法院协议的有效性已是“一个确定无疑的潮流”。1对于国际民商事法律关系当事人而言, 有效执行反映他们真实管辖法院合意的协议, 也常常关系到他们的切实利益。2通常, 对于选择法院协议的执行, 主要依赖于被选法院以当事人之间存在有效的选择法院协议为依据行使管辖权, 同时非被选法院以相同的理由中止或驳回其本国相关诉讼。如果一方当事人违反选择法院协议在非被选法院提起诉讼的, 另一方当事人常常或是只能在普通法系国家的法院中申请签发禁诉令, 3或是不得不等到判决承认与执行阶段再请求有关国家的法院拒绝承认与执行非被选法院所作出的判决。4不难发现, 这些方式所能够提供的救济效果有时是较为有限的。于是, 在国际民商事诉讼中能否对违反选择法院协议的情形适用损害赔偿救济, 就成为国际私法理论与实践中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具体来说, 当事人违反选择法院协议可能会引起损害赔偿责任的案件主要有以下两种情形:

  1.一方当事人违反排他性选择法院协议在非被选法院提起诉讼, 该非被选法院受诉后认定当事人之间的协议有效并裁决驳回诉讼, 如果非被选法院作出的诉讼费裁决不足以弥补另一方当事人因在该法院进行管辖权抗辩而遭受的实际损失的, 5该另一方当事人可否在被选法院 (或其他法院) 中就其未得到补偿的诉讼费损失主张赔偿? (下称“第一类案件”) 。6

  2.一方当事人违反排他性选择法院协议在非被选法院提起诉讼, 该非被选法院 (错误地) 认定当事人之间的协议无效或不应被执行, 或 (由于另一方当事人未出庭应诉) 该非被选法院未对诉争争议之上是否存在有效选择法院协议的问题进行审查, 进而审理了案件争议并作出判决。如果未违反协议的另一方当事人认为倘若案件争议依照选择法院协议的约定在被选法院进行审理, 其将获得更为有利的判决, 该当事人能否在被选法院 (或其他法院) 中就其基于非被选法院的不利判决而产生的损失主张赔偿? (下称“第二类案件”) 。7

  围绕着以上两种案件类型, 下文首先将简要论述损害赔偿救济制度在执行选择法院协议效力方面可能涉及的法律问题, 然后再详细探讨欧盟布鲁塞尔民商事管辖权体系是否允许其成员国法院对违反选择法院协议的情形适用损害赔偿救济的问题。

  二、选择法院协议的性质与损害赔偿救济

  首先, 任何因违反选择法院协议而提起的损害赔偿请求, 都必须回答“通常作为私法救济手段的损害赔偿制度能否适用于当事人违反选择法院协议的情形”这一基础性问题。从理论上说, 这一问题的答案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有关法律体系对选择法院协议性质的认定。8如果当事人之间的选择法院协议被视为一种“程序上的协议”, 是当事人在管辖法院问题上所作出的“共同同意表示”, 9排他性选择法院协议则仅产生授予被选法院管辖权、同时排除其他法院管辖权这种程序法上的效力, 而无法在当事人之间额外成立任何私法上的权利与义务。10相应地, 作为一种程序法上的制度, 对于选择法院协议的任何执行或救济措施都只能来自于有关法院程序法中的规定, 即通过被选法院受理案件;在必要时禁止有关当事人在非被选法院进行诉讼 (禁诉令) ;非被选法院依职权或应当事人的申请中止或驳回其本国相关诉讼的方式来实现选择法院协议的效力。除此之外, 当事人不再享有任何私法上的救济途径。11这一观点为大部分大陆法系国家所采纳。12在这些国家中, 一方当事人以另一方当事人违反选择法院协议而提出的损害赔偿之诉通常无法得到支持。

  与前述观点相反, 在英国法看来, 选择法院协议也是当事人之间通过“艰苦的讨价还价”达成的交易条件, 其性质与私法上的合同并无区别, 是一种“实体法上的协议”;相应地, 选择法院协议也应能够在当事人之间成立可被执行的合同权利与义务, 换言之, 签订选择法院协议的当事人相互负有只在协议约定的法院进行诉讼的合同义务, 13如果一方当事人违反协议约定在非被选法院对有关争议提起诉讼的, 将构成违约14。如果一方当事人违反指定英国法院排他管辖的选择法院协议在其他国家法院进行起诉的, 英国法院可以在事前 (ex ante) 签发禁诉令加以阻止, 如果禁诉令无法适用或不起作用, 英国法院则可以通过在事后 (ex post) 支持另一方当事人的损害赔偿请求来提供进一步的救济。15正是基于这种“实体法协议”观念, 英国法院在一系列判例中认定:如果一方当事人违反协议在非被选法院进行诉讼, 排他性选择法院协议将具有使未违反协议的一方当事人获得相应损害赔偿的效力。16

  与英国法院的做法相似, 同属普通法系的美国法院17和澳大利亚法院18也在一些案例中支持了当事人以对方当事人违反选择法院协议在非被选法院起诉对其造成损失为由提出的损害赔偿请求。

  还有的国家在面对违反选择法院协议的损害赔偿问题时, 则强调选择法院协议兼具“程序性”与“实体性”双重属性。在Sogo USA Inc.v.Angel Jesus案19中, 有关当事人之间签订了指定巴塞罗那法院排他性管辖的选择法院协议, 但争议发生后, 一方当事人在美国法院提起了诉讼, 在美国法院裁决选择法院协议有效并驳回案件后, 另一方当事人遂在巴塞罗那法院起诉要求违反协议的一方当事人赔偿其被迫在美国法院进行管辖权抗辩所支付的律师费用。西班牙最高法院在该案中指出, 选择法院协议不仅具有程序功能, 还兼具实体性质;对管辖法院的约定是当事人合同谈判过程中明确涉及的事项, 对他们之间合同关系的经济平衡具有重要作用, 因此, 一方当事人违反关于管辖法院约定的做法会对另一方当事人依据合同所享有的利益产生实质性影响。据此, 西班牙最高法院支持了未违反协议一方当事人的损害赔偿请求。20显然, 在西班牙法院看来, 选择法院协议虽然主要发挥程序法上的功能, 但其所含有的“实体性质”已足以支持在协议被违反时对遵守协议的一方当事人进行损害赔偿救济。可见, 在这一问题上, 西班牙法院实际上采取了与前述普通法系国家相同的立场。21

  三、损害赔偿救济涉及的具体问题

  损害赔偿救济在违反选择法院协议案件中的适用一方面会带来较为复杂的国际私法和实体法问题, 另一方面还存在着与其他法律原则发生抵触的风险。

  (一) 国际私法问题

  损害赔偿救济在适用于违反选择法院协议案件时面临着以下国际私法问题:

  1. 需要确定哪一法院对这种损害赔偿诉讼请求具有管辖权。

  这一问题将由当事人提起索赔之诉的法院所在地法的管辖权规则决定。如果受理索赔之诉的法院是当事人选择法院协议所指定的管辖法院, 且该法院认为当事人选择法院协议的适用范围涵盖因违反该协议本身而产生的争议, 则该受诉法院以其被选法院的地位将对损害赔偿之诉成立协议管辖权;然而, 如果受理损害赔偿之诉的法院认为当事人选择法院协议的适用范围并不能涵盖因违反此协议本身而产生的争议, 那么, 无论该法院是否当事人协议选择的法院, 其都只有在依据有关法律规定对案件当事人或争议标的具备其他管辖依据22时才享有管辖权。23

  2. 需要确定违反选择法院协议的损害赔偿问题应适用的准据法。

  这一问题将由受诉法院对原告当事人提出的损害赔偿诉因进行识别, 再依据法院地法中的相关冲突法规则来决定。如果案件争议被定性为被告当事人违反选择法院协议在非被选法院提起诉讼的违约责任, 法院将适用选择法院协议的合同准据法, 这通常是选择法院协议所附属的主合同的准据法;如果案件争议被定性为被告当事人恶意滥用外国诉讼程序的侵权责任, 24受诉法院则将适用侵权问题的准据法, 例如侵权行为地法、损害发生地法、当事人共同经常居所地法或最密切联系地法;25又或者, 如果受诉法院认为被告当事人通过在非被选法院起诉不公正地获得利益并对原告当事人造成损失的行为构成“不当得利”, 法院还将适用关于不当得利问题的冲突法规则, 例如不当得利基础关系的准据法、当事人共同经常居所地法或不当得利发生地法。26受诉法院通过其法院地法律适用规则所确定的准据法将决定违反选择法院协议的损害赔偿请求在实质上是否能够成立。例如, (在大多数情况下) 当受诉法院将案件争议定性为合同违约责任时, 如果有关选择法院协议的合同准据法是普通法系国家的法律, 根据普通法系关于违约责任应属于“严格责任”的一般原则, 27被告当事人违反协议在非被选法院起诉的客观行为即成立违约, 而无须考察被告当事人是否具有故意或过失的主观过错;相反, 如果有关选择法院协议的合同准据法是大陆法系国家的法律, 根据大陆法系国家通常适用于合同违约的“过错责任”原则, 28除非被告当事人在非被选法院进行诉讼的行为是基于一定的主观过失, 否则其违约责任将难以成立。这意味着, 如果被告当事人是真诚地相信有关选择法院协议无效而在非被选法院起诉的, 依据不同国家的法律, 其是否需要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问题将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3. 损害赔偿判决的承认与执行问题。

  如果受理违反选择法院协议的损害赔偿之诉的法院作出了支持赔偿的判决但被告当事人在该法院地的财产不足以承担判决下的赔偿责任的, 有关损害赔偿判决还需要在其他国家法院寻求承认与执行;此判决最终能否获得承认与执行的问题将由被请求法院地法中的外国法院判决承认与执行规则来决定。尽管许多国家在其关于承认与执行外国法院判决的规则中都不要求审查外国判决的实体内容, 29但违反被请求地国公共政策和法律基本原则的判决将无法获得承认与执行。考虑到一国法院支持损害赔偿判决常常意味着推翻或否定非被选法院受理有关诉讼的合法性, 这一判决可能会在一些国家中被视为违反“国际礼让”因而与被请求地国的公共政策存在冲突。此外, 一国法院支持赔偿判决如果与非被选法院所作出的判决在实质内容上相互抵触的 (第二类案件) , 该损害赔偿判决在非被选法院中和已经承认了非被选法院所作判决的第三国法院中也不能再获得承认与执行。30

  (二) 实体法问题

  除国际私法问题外, 选择法院协议适用损害赔偿救济还必须解决一个颇为棘手的实体法技术性问题, 即如何确定一方当事人因另一方当事人违反选择法院协议而遭受的实际损失。司法实务中, 这一实际操作上的困难有时甚至会直接导致受诉法院放弃对损害赔偿救济方法的适用。31

  1. 在第一类案件中, 即非被选法院也认定当事人之间的选择法院协议有效因而裁决中止或驳回本国相关诉讼的情形, 被迫在非被选法院进行管辖权抗辩的一方当事人的损失范围还较为容易确定:受诉法院只需要确定该当事人为进行非被选法院相关诉讼所负担的实际合理费用, 或当事人实际合理费用与非被选法院裁决的诉讼费补偿之间的差价。32

  2. 在第二类案件中, 即非被选法院认为当事人之间选择法院协议无效进而审理了案件实体争议并作出判决的情况, 确定未违反协议一方当事人损失范围的问题则较为复杂。在此类案件中, 如果非被选法院的判决是有利于未违反协议一方当事人的, 受理损害赔偿之诉的法院通常只需要确定该当事人为进行非被选法院有关诉讼所实际负担的且未经非被选法院判决补偿的合理费用即可;如果未违反协议的一方当事人还能够证明倘若案件争议依据选择法院协议在被选法院进行审理, 其将获得 (较非被选法院所作判决) 更为有利的判决的, 该当事人的损失范围还将包括被选法院可能作出的判决与非被选法院所作判决之间的差额。

  另一方面, 如果非被选法院所作出的判决是不利于未违反协议的一方当事人的, 根据这一败诉判决, 该当事人不但无法获得诉讼费用的补偿, 还必须向违反选择法院协议的一方当事人承担该判决下的其他赔偿责任;在这种情形下, 未违反协议一方当事人的损失范围原则上将包括其为进行非被选法院的诉讼所负担的合理费用、其根据非被选法院的不利判决所承担的赔偿责任以及其原本应获得的被选法院的有利判决33将赋予他的财产利益。34此时, 如果受理损害赔偿之诉的法院就是当事人协议选择的法院, 该法院只需要确定其自身将对案件争议作出的实质判决内容;然而, 如果受诉法院是被选法院之外的第三国法院, 则该第三国法院必须去“猜测”被选法院将会对案件争议作出怎样的判决, 更有甚者, 如果此时无视选择法院协议受理案件的非被选法院也尚未作出最终判决的, 该第三国法院还不得不再去对非被选法院可能作出的判决内容进行“预估”。这一过程中的不确定性和困难性不言而喻。35

  尽管如此, 仍有观点主张, 不应仅仅因为在少数情形下对当事人损失范围的确定存在困难, 就全盘否定这一救济方法对于选择法院协议的可适用性。36

  (三) 与既判力原则、国际礼让原则的可能抵触

  1. 与既判力原则的潜在冲突。

  损害赔偿救济在违反选择法院协议案件中的适用还必须排除与其他重要法律原则的潜在冲突。具体而言, 在非被选法院已就当事人之间的有关争议作出裁决或判决后, 被选法院或其他具有管辖权的法院又允许未违反选择法院协议的当事人获得损害赔偿从而在实质上构成重新审理有关争议的做法, 就可能会与旨在避免重复诉讼的“既判力原则”发生冲突。根据既判力原则的要求, 外国法院的判决要在另一国法院中获得既有判决的法律地位, 除该外国法院的判决须是关于相同当事人在有关争议上的最终判决这一基础性条件37外, 该判决还必须符合有关国家关于承认与执行外国法院判决规定的条件。38鉴于大多数国家在其关于承认与执行外国法院判决的法律都要求对作出判决的外国法院的管辖权合法性进行审查, 39因此, 在第二类案件中, 当受理损害赔偿之诉的法院认定当事人之间的选择法院协议有效时, 40非被选法院无视当事人之间的选择法院协议受理案件而作出的判决将无法在该国法院中被赋予既有判决的法律地位。41相应地, 非被选法院的判决也将无法阻止有关当事人在该国法院提起的损害赔偿之诉。

  在第一类案件中, 该非被选法院作出的诉讼费裁决可否在其他国家法院构成既有判决进而排除有关当事人再就其未得补偿的诉讼费用主张赔偿的问题, 一些国家的司法实践42也同样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对此, 一种观点解释道, 一国法院对当事人诉讼费分担问题上的管辖权源自于其对当事人相关实质争议的管辖权, 如果法院对当事人的相关争议原本就无权管辖, 其也将无权裁决由该争议衍生出的诉讼费分担问题;基于这种管辖权基础上的瑕疵, 非被选法院所作出的诉讼费裁决不能满足在另一国法院构成既有判决的条件。43还有观点主张, 即便非被选法院作出的裁决可在受理损害赔偿之诉的法院中构成既有判决, 非被选法院裁决中认可当事人选择法院协议有效性的结论, 根据普通法中的“既判争点禁反言”原则, 也恰恰为当事人在受理损害赔偿之诉的法院中主张另一方当事人违反协议的诉因提供了支持;至于该当事人据此诉因可获得的损害赔偿范围, 则属于独立的问题, 不受非被选法院在其本国诉讼中所作诉讼费裁决的影响。44

  2. 与国际礼让原则相抵触。

  与禁诉令制度相似, 对于违反选择法院协议的情形适用损害赔偿救济的做法还可能会与“国际礼让”原则相抵触。45国际私法上的国际礼让可被视为由“国际商业所要求的”、46一国法律应当“尊重他国的主权利益, 以促进各国原本可能相互冲突的法律规则能够和谐地进行国际协作”。47在这一思想下, 除平等对待内外国立法 (法律适用) 和避免不当扩大本国司法管辖范围 (管辖权) 外, 尊重他国的司法主权行为 (承认与执行外国法院判决) 亦属于国际礼让的重要内容。48

  具体地, 在前文所示例的两类案件中, 适用损害赔偿救济与国际礼让原则产生冲突的风险有所差别。在第一类案件中, 如果受理损害赔偿之诉的法院作出支持赔偿的决定, 将使得有关当事人对其被迫在非被选法院进行管辖权抗辩所支出的诉讼费用尚未得补偿的部分获得赔偿;就这一损害赔偿判决无视非被选法院地法中的诉讼费分担规则而言, 这种做法或许会涉及国际礼让问题, 但考虑到在此类案件中, 非被选法院与受理损害赔偿之诉的法院在当事人选择法院协议的有效性上结论一致, 它们只是在可获赔偿的诉讼费用范围上存在分歧, 这或许尚不足以对国际礼让原则造成太大的压力。49但在第二类案件中, 在非被选法院无视当事人之间的选择法院协议受理案件并作出判决后, 如果另一国法院又作出了允许未违反协议的一方当事人获得赔偿的判决的, 此后一判决将使得该当事人成功“追回”其因前一判决所遭受的全部损失, 这实际上等同于取消或抵消了非被选法院判决的效力, 因此, 这一类型的案件更有可能涉及对国际礼让原则的违反。50对此, 有观点主张, 不应简单地依据国际礼让原则一概排除损害赔偿救济措施的适用, 法院应尝试在实现多边主义国际私法的体系价值与实现个案公正的目标上找到一种平衡:原则上受理损害赔偿之诉的法院在此类案件中应保持“司法克制”, 法院只应消极地拒绝承认与执行非被选法院作出的判决而不应积极地作出对抗性的损害赔偿判决, 借此以满足国际礼让这一国际私法体系价值的需要;另一方面, 对于极端案件中一方当事人恶意违反有效的选择法院协议、故意挑选非被选法院进行诉讼, 从而对另一方当事人造成明显不公正后果的, 则应保留法院使用损害赔偿方法为另一方当事人提供救济的能力。 (1)

  四、欧盟布鲁塞尔体系下违反协议之损害赔偿救济

  在属于欧盟布鲁塞尔体系51管辖的案件中, 对于成员国法院可否对违反选择法院协议的情形适用损害赔偿救济的问题, 欧盟国际私法尚未给出明确的答案:在立法上, 虽然2001年《布鲁塞尔条例I》在其修订意见咨询书中曾出现过用损害赔偿救济方法以增强选择法院协议有效性的提议, 52但最终这一方案并未出现在欧盟委员会的修订草案53以及2012年重订版的《布鲁塞尔条例I》54中。司法实践中, 欧盟法院也仍未有机会对此问题作出权威裁决意见。因此, 在违反选择法院协议的案件中适用损害赔偿救济的做法是否与布鲁塞尔体系所兼容, 目前仍是一个尚不明朗和有待解决的问题。55

  (一) 英国法院的做法

  尽管缺乏欧盟立法和欧盟法院在此问题上的权威意见, 英国法院仍然认为, 即便在属于布鲁塞尔体系管辖范围的案件中, 一方当事人违反选择法院协议给另一方当事人造成损失的, 未违反协议的一方当事人也有权获得损害赔偿救济。在Starlight Shipping Co.v.Allianz Marine&Aviation Versicherungs AG案56中, 围绕着一艘船舶的灭失, 船舶所有人Starlight公司与船舶保险人Allianz公司之间产生了争议, 双方随后达成的和解协议与此前的船舶保险合同中都有指定英国法院专属管辖的选择法院条款, 但Starlight公司却在希腊法院就有关争议提起了诉讼, Allianz公司遂在英国法院起诉, 请求法院认定Starlight公司违反和解协议并主张据此获得赔偿。英国上诉法院最终判决:本案当事人之间的船舶保险合同与和解协议中约定的管辖权条款适用于被告Starlight公司在希腊法院的起诉争议, 因此, 被告在希腊法院进行诉讼的行为构成违约, 原告Allianz公司有权据此获得赔偿。英国法院解释道, 本案中一方当事人以另一方当事人违反排他性选择法院协议为由主张获得私法上的损害赔偿救济, 属于当事人之间的合同权利义务问题, 而非欧盟成员国法院之间的管辖权分配问题, 因此, 对当事人授予损害赔偿的判决并不影响希腊法院自主决定其是否对有关争议拥有管辖权的司法主权行为, 也无碍于布鲁塞尔体系素来要求的各成员国法院应相互信任的原则。57不过, 英国法院在本案中的判决意见是否能够成为欧盟布鲁塞尔体系在此问题上的“最终答案”仍存在许多疑问。58

  (二) 欧盟法院的司法实践

  欧盟法院针对成员国法院依其国内法规定向在其他成员国法院提起诉讼的当事人签发禁诉令59的问题上作出了一些裁决意见, 这对于理解损害赔偿救济在布鲁塞尔框架下的可适用性问题颇具启示意义。

  在Turner v.Grovit案60中, 被告为达到阻碍英国法院诉讼程序的目的, 在另一成员国法院威胁提起或继续进行另一诉讼, 英国法院向该被告发出禁诉命令。这一做法是否为《布鲁塞尔公约》61所允许?欧盟法院裁决认定, 布鲁塞尔体系的立场应是, 不允许一个成员国法院通过签发禁诉令的方式限制其本国诉讼程序中的一方当事人在另一成员国法院提起或继续进行诉讼, 即便该当事人是为了恶意阻挠该国法院正在进行诉讼程序。62欧盟法院进一步解释道, 布鲁塞尔体系是建立在各成员国法院相互之间对他国法律体系和司法制度所赋予的信任之上的;正是这种相互信任基础63使得统一的管辖权制度得以在各成员国中被建立和运行。这种相互信任原则必然要求, 统一管辖权规则经任一成员国法院的解释和适用, 都应在欧盟范围内具有同等的效力。

  相应地, 除明确规定的少数例外情形外, 布鲁塞尔体系不允许一个成员国法院对另一成员国法院管辖权的合法性进行审查;一个成员国法院以惩罚措施64作为后盾, 限制一方当事人在另一个成员国法院提起或继续诉讼的行为, 将会在实质上损害其他成员国法院对有关争议管辖权的行使, 因此, 这种禁令与布鲁塞尔体系相冲突。虽然英国法院认为, 禁诉令的目的是为了防止被告在外国法院滥用诉讼程序, 英国法院所作出的裁决也仅仅是对被告在外国法院起诉行为所作出的评价, 但即便如此, 也无法成立这种干涉的正当性, 这是因为, 只要这种审查的对象是另一成员国法院的管辖权, 这种对当事人行为是否构成滥诉的评价就隐含了对其他成员国法院受理有关争议合法性的审查, 而这一审查过程, 如前所述, 违反了相互信任原则的要求。65

  虽然Turner案的案情并不涉及选择法院协议的问题, 但欧盟法院在该案裁决中所使用的宽泛措辞清楚地表明, 凡是属于布鲁塞尔体系管辖范围的案件, 都一律禁止成员国法院适用其国内法中的禁诉令制度:当事人之间存在选择法院协议的情节不得构成这一判例法原则的例外, 即使一方当事人是恶意地违反有效的选择法院协议在另一非被选法院进行滥诉或压迫性诉讼的, 也同样如此。显然, 欧盟法院在该案中的立场表明, 在布鲁塞尔体系这种本质上属于多边合作的区域统一民商事管辖权框架下, 实现当事人之间的实质正义——在当事人之间存在有效选择法院协议的场合体现为确保当事人协议的有效性的目标, 不得不让位于各成员国法院之间的和谐协作这一更为重要的基础性体系价值。66

  与这种思想一脉相承, 允许被选成员国法院或其他具有管辖权的成员国法院在事后对违反选择法院协议的一方当事人附加损害赔偿义务的做法, 将在实质上抵消或取消非被选成员国法院已作出的裁决或判决的效力, 这种隐含的、对其他成员国法院管辖权合法性的否定评价, 显然也涉嫌构成违反欧盟法院在Turner案中明确要求的“各成员国法院之间应相互信任原则和禁止一国法院审查其他成员国法院管辖权的原则”。

  (三) 对布鲁塞尔体系的政策与法律分析

  诚然, 允许成员国法院适用损害赔偿救济的做法有利于增强对选择法院协议有效性的保护——这符合欧盟布鲁塞尔体系在协议管辖问题上的具体立法目标。67但与此同时, 在区域统一民商事管辖权框架下, 在判断损害赔偿救济的可适用性问题时还必须对布鲁塞尔体系的多边合作性质及其由此性质而衍生出的基础性原则加以综合考虑。

  1. 选择法院协议的性质界定。

  首先, 与英国普通法68不同, 欧盟布鲁塞尔体系并不十分强调当事人选择法院协议的实体法合同性质。69在2012年《布鲁塞尔条例I》之前, 布鲁塞尔体系主要通过考察当事人选择法院协议的形式是否符合法定要求来判断协议的有效性问题。70这似乎意味着, 在布鲁塞尔体系看来, 选择法院协议从来都只是当事人实现法律所赋予他们的合意确定管辖法院的程序性权利, 只要这种权利的行使符合法定形式要件, 就能够获得程序法上赋予被选法院管辖权和排除其他法院管辖权的效力。71在这种观念下, 布鲁塞尔体系规定的选择法院协议被认为是“既不要求也不满足于 (当事人之间具有) 一项在合同法上具有约束力的管辖权协议”。72

  尽管2012年《布鲁塞尔条例I》为选择法院协议的实质有效性问题增加了一条法律适用规则, 73但这也仅仅是意在为当事人的选择法院合意是否具有法律瑕疵这一具体问题提供法律适用方案, 而并非意在“暗示”选择法院协议的“实体合同性质”。恰恰相反, 对于选择法院协议实质有效性问题的准据法, 2012年《布鲁塞尔条例I》选择了能够实现各成员国法律适用一致性的“被选法院所在地法”, 而非选择法院协议的“合同准据法”;在反致问题上, 布鲁塞尔体系允许反致制度在选择法院协议实质效力问题上的适用, 而没有采纳合同冲突法中为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因而禁止反致的通行做法;在选择法院协议与其所附属的主合同的关系问题上, 布鲁塞尔体系则强调需要将“为诉讼程序目的服务的管辖权条款”与合同的其他实体条款作出区分, 选择法院协议具有特殊的独立性, 其有效性问题不受主合同效力的影响。74

  以上种种特征似乎都表明, 在欧盟布鲁塞尔管辖权体系中, 选择法院协议的“程序法色彩”更加明显。这一论点还可以在其他欧盟统一国际私法领域中得到佐证。例如, 关于合同之债法律适用的《罗马条例I》就明确将选择法院协议排除在其适用范围之外。75根据官方解释报告, 这种不愿将选择法院协议涵盖进欧盟统一合同冲突法的原因正是“选择法院协议属于一国法院行使司法主权的程序性问题”。76

  可见, 在欧盟布鲁塞尔体系中, 选择法院协议更接近于一种须经法律授权允许的、由当事人通过合意方式确定他们之间有关争议的管辖法院的程序法制度, 而并非一种可被强制执行的、当事人之间约定对有关争议的诉讼只能在特定法院提起的合同权利义务。77究其根本, 布鲁塞尔体系之所以更侧重于将选择法院协议理解为一种程序法上的制度, 而不像英国普通法那样强调其实体法性质, 或许正是基于布鲁塞尔体系的本质特征:作为一种区域统一管辖权制度, 要保障这种依赖各成员国多边司法协作制度体系的成立与运行, 布鲁塞尔规则的工作重心只能是在各成员国法院之间合理地分配和协调管辖权, 而非仅仅着眼于为当事人提供一种良好的争议解决机制。78

  如果这种对布鲁塞尔体系中选择法院协议法律性质的理解是正确的, 那么, 一方当事人在非被选法院对有关争议提起诉讼的行为就只能接受程序法规则的调整 (例如未决诉讼规则的适用) , 79而难以被视为“构成违反当事人之间的合同义务”进而引起私法上相应救济措施的适用问题。换言之, 在布鲁塞尔体系主要将选择法院协议视为“程序法协议”的理念下, 对违反协议的情形适用损害赔偿救济的法理基础大为减弱。

  2. 与相互信任原则存在抵触可能。

  除上述法理上可能存在的困难外, 更为重要的是, 允许适用损害赔偿救济的做法还可能与布鲁塞尔体系中至关重要的相互信任原则相抵触。如前所述, 欧盟布鲁塞尔体系成立与运行的基础就在于各成员国之间在法律体系和司法制度上的相互信任。具体而言, 相互信任原则要求各成员国法院都应信任其他成员国法院所采取的审判程序以及所作出的判决或裁决的合法性与正确性。80

  在前文示例的第一类案件中, 即有关非被选成员国法院也认为当事人之间的选择法院协议有效并据此驳回了本国诉讼的, 被选成员国法院向未违反协议的当事人就其未得补偿的诉讼费用提供损害赔偿救济的做法, 尚可以被辩解为不构成对相互信任原则的损害:此时被选法院的损害赔偿判决并未否定非被选法院的判决内容——二者都认为当事人的选择法院协议有效且应予执行, 前者只是在后者的基础上补充了关于诉讼费用的损害赔偿内容。81

  在第二类案件中, 即非被选成员国法院认定当事人之间的选择法院协议无效或不应被执行并据此审理了案件争议作出实体判决的, 对于未违反协议的当事人基于非被选法院的诉讼和判决而遭受的诉讼费用和判决利益损失, (认为有关选择法院协议有效的) 被选成员国法院作出支持赔偿的判决则显然会与布鲁塞尔体系所强调的各成员国法院之间应相互信任的原则相冲突。82因为被选成员国法院向未违反协议的一方当事人提供损害赔偿救济, 意味着该当事人可以凭借被选法院的损害赔偿判决收回其因非被选成员国法院的诉讼和判决所承担的全部经济损失, 这等于取消或抵消非被选成员国法院诉讼程序和司法判决的效力;并且, 主张损害赔偿责任只是施加于违反选择法院协议的一方当事人而非针对非被选成员国法院的观点, 也无法成立损害赔偿救济与相互信任原则之间的兼容性, 毕竟, 被选成员国法院对违反协议当事人的损害赔偿责任的认定不可避免地包括了对非被选成员国法院管辖权合法性的审查和否定。根据前述欧盟法院在Turner v.Grovit案的裁决, 这种对其他成员国法院履行司法职能行为合法性与正确性的审查——尽管是间接的, 也属于对布鲁塞尔体系中相互信任原则的违背。83

  3. 与判决的承认与执行规则冲突。

  支持适用损害赔偿救济的做法还可能会与布鲁塞尔框架下的判决承认与执行规则发生冲突。众所周知, 为了实现民商事判决在欧盟范围内的自由流通, 84布鲁塞尔体系设立了成员国法院判决的自动承认与执行制度。这一制度不仅要求被请求承认与执行的成员国法院应赋予其他成员国法院判决与本国判决相同的法律效力, 85还规定应尽可能减少被请求承认与执行的成员国法院对其他成员国法院判决的审查, 86其中, 作出判决的非被选成员国法院违反排他性选择法院协议审理有关争议的管辖权瑕疵就不得构成拒绝承认与执行该国法院判决的理由。87这意味着, 如果一方当事人违反选择法院协议在非被选成员国法院提起诉讼, 根据布鲁塞尔体系的相关规定, 非被选法院在有关争议上的裁决或判决将构成应在其他成员国法院获得承认与执行的既有判决, 在这种情况下, 如果被选成员国法院又对未违反协议的一方当事人提供损害赔偿救济, 从而在实质上修改、抵消或取消非被选成员国法院所作裁决或判决的内容, 则可能会构成对布鲁塞尔体系所规定的承认与执行其他成员国法院判决义务的违反。

  具体来说, 在第一类案件中, 即有关非被选成员国法院也认为当事人之间的选择法院协议有效并据此驳回了本国诉讼, 但该非被选法院所作出的诉讼费裁决不足以覆盖未违反协议当事人的实际诉讼支出的, 被选成员国法院向该当事人就其未得补偿的诉讼费损失部分提供损害赔偿救济的做法虽然不影响非被选成员国法院对选择法院协议效力的认定, 但却可能因为在实质上改变了非被选成员国法院诉讼费裁决的效力从而构成违反承认与执行其他成员国法院判决的义务。88此外, 根据欧盟法院的判例法, 在布鲁塞尔框架下, 胜诉债权人只能在有关成员国法院通过承认与执行外国法院判决来实现其诉讼请求, 而不得在该法院就相同诉因提起新的诉讼89, 如果欧盟法院认为被选法院的损害赔偿之诉与非被选法院作出诉讼费裁决的诉讼争议在实质上是相同的, 这一判例法规则也将禁止未违反协议的一方当事人在被选成员国法院中就其诉讼费损失提出赔偿。还有观点指出, 在英国法中, 当事人的诉讼费用仅允许在法院诉讼费裁决的范围内获得补偿, 对裁决未作补偿的部分不得再提起新的诉讼;如果英国法院允许有关当事人以非被选成员国法院的诉讼费裁决未对其实际诉讼支出给予充分补偿为由提起损害赔偿之诉, 还将可能违反欧盟法中的“禁止歧视原则”90与布鲁塞尔体系的“其他成员国法院判决应与本国法院判决具有同等效力原则”。91

  在第二类案件中, 即非被选成员国法院认定当事人之间的选择法院协议无效或不应被执行并据此对有关争议作出实体判决的, 对于未违反协议的一方当事人基于非被选法院的诉讼而遭受的诉讼费用和判决利益损失, 被选成员国法院支持损害赔偿救济的做法则显然会与布鲁塞尔体系中关于承认与执行外国法院判决的规定相矛盾。如前所述, 根据布鲁塞尔体系关于承认与执行外国法院判决的规定, 被请求承认与执行的成员国法院不得以作出判决的成员国法院属于“违反有效的选择法院协议而受理案件”这一理由来拒绝承认与执行有关判决, 92据此, 非被选成员国法院在有关争议事项 (包括选择法院协议的效力问题) 上所作判决在欧盟范围即可成立应获承认与执行的既有判决, 93此时, 如果又允许被选成员国法院对未违反协议的一方当事人提供损害赔偿救济, 实际上相当于允许被选成员国法院重新审理有关争议并以其本国法院判决来取代非被选成员国法院已作出的有效判决, 这无疑会损害布鲁塞尔体系中有关承认与执行外国法院判决规则的有效性。94各成员国法院承担的承认与执行其他成员国法院有效判决的义务对于布鲁塞尔体系立法目标的实现至关重要, 因此, 即便欧盟法院尚未对此问题作出权威裁决, 也几乎可以确定布鲁塞尔体系不会允许被选成员国法院 (或其他具有管辖权的成员国法院) 在此类案件中对违反选择协议的情形适用损害赔偿救济。

  综上, 根据欧盟布鲁塞尔体系中对选择法院协议性质的界定、相互信任原则及判决承认与执行规则的要求, 成员国法院依据其国内法对违反选择法院协议的案件适用损害赔偿救济的做法可能将难以获得布鲁塞尔体系的许可。95当然, 如果违反选择法院协议的当事人是在非欧盟成员国法院进行诉讼, 那么布鲁塞尔体系似乎也将并不禁止有关成员国法院在此类案件中向未违反协议的一方当事人提供损害赔偿救济。96

  五、结语

  对违反选择法院协议的情形适用损害赔偿救济的做法能够给遵守协议的一方当事人提供额外的保护, 97遏制不诚信甚至恶意违反选择法院协议的行为, 98有利于维护当事人选择法院合意的有效性, 并最终实现协议管辖制度所追求的司法确定性、可预见性与诉讼效率等符合国际商事交往需要的目标。然而, 尽管对于违反选择法院协议适用损害赔偿救济的理论和实践在一些国家中发展迅速, 99但从世界范围来看, 这一做法是否能够得到普遍接受目前仍存在许多不确定性。100

  在欧盟布鲁塞尔区域统一民商事诉讼制度框架内, 鉴于这一体系对选择法院协议“程序法性质”的侧重、要求各成员国法院应相互信任的原则以及承认与执行其他成员国法院判决的欧盟法义务, 被选成员国法院或其他具有管辖权的成员国法院似乎将很难被允许依据其国内法中的规定为信赖选择法院协议而行事的当事人提供损害赔偿救济。

文章标题:《欧盟布鲁塞尔体系下违反协议的损害赔偿救济》,原文地址:,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谢谢。

上一篇:《纽约公约》第6条在我国法院的适用探析


下一篇:南海争端与中国国家道德形象探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