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问题      欢迎来到牛博士论文网, 十二年专注致力于代写各类、本科毕业论文硕士论文博士毕业论文发表职称论文,牛博士用心为您服务!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医学论文毕业论文分类>>
毕业论文怎么写更多写论文技巧>>
关于我们
    牛博士论文网经过十余年的心酸代写历程,我们起初的梦想逐渐变成了现实,已经发展成为了一个本科、硕士、博士研究生毕业论文代写代发为主的代写毕业论文平台。十二年专注致力于博士硕士专本科论文代写服务这一核心业务模块,让我们成为了业内有序经营时间最长的综合性论文网站之一,拥有丰富的服务经验和社会资源。合作的写作老师已有2000多位,均为有丰富实践经验的高学历专业人才,以保证文稿的质量与版权,为广大毕业生解决经济、管理、法律、医学、会计、体育、历史、教育教学、建筑等专业的毕业论文及代发代写论文等服务,强大的写作团队奠定了我们的实力! 我们相信通过我们的不断努力和追求,一定能够实现与客户的互利共赢!

陈彤云教授中医辨证治疗痤疮的经验探析

   发布时间:2018-09-02   [点击量:257]  


 痤疮是一种发生于毛囊、皮脂腺的缓慢炎症性皮肤病,高发年岁为16~40岁。根据皮损面积及严峻程度可分为Ⅳ级。中医古籍中又根据其特征,将其称为“痤”、“小疖”“肺风粉刺”、“面面包”等。

  1、病因病机
  
  中医辨证四诊合参,中医皮肤外科的望诊尤为重要,望诊首要望神色、舌象以观整体,陈教授博览古籍,并结合多年临床经验,认为本病与肺、胃、肝、脾许多脏腑经脉联络最为接近,与湿、热、痰、瘀等病理要素有关。对本病的整体知道为:痤疮患者多先天肾水缺少,相火过旺;后天多责之脾胃肝胆;或饮食不节伤脾,脾虚运化水湿无力,湿邪内生,外发肌肤;或平素心境不舒郁结伤肝,肝木克脾土,致使脾失健运,湿浊即生;循经上熏于肺,阻滞气血,血瘀凝滞,发于肌肤而成。阳明经主面部,皮裘属肺,肺又与大肠相为表里,故粉刺的中医辨证,其病位在肺(大肠)、脾(胃),肝、肾。致病要素为湿、热、毒、瘀。中医皮肤科侧重于皮损辨证,其间湿邪阻滞可致粉刺构成。赤色丘疹多辨为热在腠理;湿热瘀滞,腐肉为脓构成脓疱皮损。湿热阻滞与瘀血互结多是结节、囊肿等皮损发生的重要要素;瘢痕多为气滞血瘀;炎性色素镇定辨证属余热未清,气滞血瘀;湿热内蕴是构成皮脂排泄增多的首要要素,并且机体皮脂排泄溢出过多也是本病最底子的发病原因。


  陈教授对痤疮病因病机知道的理论基础源于中医古代文献。其大致分为以下三种类型:①湿邪:经云:“汗出见湿,乃生痤痹。……劳汗当风,寒薄为鼓,郁乃痤。”说明痤疮的发病基础为湿邪内蕴;②血热:《肘后备急方》日:“年少气充,面生施疮”.《外科正宗》:“肺风属肺热,粉刺、酒鼓鼻、酒刺属脾经。此四名同类,皆由血热郁滞不散。又有好饮者,胃中糟粕之味,熏蒸肺脏而成。经所谓有诸内形诸外,当分受于何经以治之”.提出了年轻人因风华正茂,气血充盈,乃生此病。明·申斗垣《外科启玄》:“粉刺属肺,……总皆血热郁滞不散。宜真君妙贴散加白附子敷之,内服枇杷叶丸,黄芩清肺饮。”上述观念都支撑了粉刺的发病机制以血热为主。血热,循经上熏头面而发此病。因此陈教授治疗痤疮除脏腑辨证外也依气血辨证;③瘀毒:《素问》:“劳汗当风,寒薄为鼓,郁乃痤”.王冰注:“痤谓色赤嗔愤,内菹血脓,形小而大如酸枣,或如按豆。此皆阳气内郁所为。”支撑了痤疮的发病机制也有邪气聚结不散的要素。
  
  2、辨证论治
  

  结合古代医家的观念,陈教授认为痤疮辨证论治应以湿、热、毒、瘀四方面为主,多与肺(大肠)、脾(胃)、心、肝、肾等脏腑有关。在此基础上,陈教授自拟治疗痤疮底子方为:茵陈、连翘、丹参、野菊花、虎杖、当归、川芎、黄连、黄柏、土茯苓。

 
  方解:陈教授结合望、闻、问、切四诊合参资料,结合痤疮的皮损表现及分布特征,从整体观念启航,结合古代医家对痤疮的知道,痤疮好发于的部位以面部为主,甚则胸背,是为手足阳明经所过之处。中医理论认为,阳明主面。肺主皮裘,与大肠互为表里。手太阴肺经、足阳明胃经均行于面部、前胸部。故依经络辨证,其发病,首推肺胃肠。肺胃脏腑蕴热,循经上于胸面故而上部位起疹色红。痤疮患者往往表现为皮脂溢出多,脓疱、囊肿并发,中医辨证为湿邪为患,湿邪构成一方面为脾虚不运,一方面为肝经郁热,客犯脾土,临床中痤疮患者往往伴有烦躁易怒,口干口苦,大便干,小便黄,且痤疮多发于青壮年,面临的日子作业压力较大,心火、怒火偏旺,日久致肝气郁结。且中医有“诸痛痒疮,皆归于心”的理论。因此,痤疮的发病与肝经、心经也有接近的联络。“疖,小肿也”.痤疮皮损或为丘疹、粉刺、或为脓疱、囊肿、结节均为湿、热、毒邪聚结不散,其他,陈教授在治疗上参看吴鞠通所言“徒清热则湿不退,徒祛湿则热愈炽”,故在基础方中,清热、利湿、解毒概括运用。
  

  方中连翘、黄连、丹参、野菊花归心、肝经,清心、肝之火,解毒散结消肿;茵陈、黄柏入肝胆经,清肝经湿热;土茯苓归肝、胃经,主治痈肿,瘰疬、虎杖归肝、胆、肺经,清利湿热解毒通络;当归、丹参、川芎活血化瘀,消肿止痛,且当归、丹参性温,温通经络气血,反佐诸寒凉药物,以防苦寒之品伤及脾胃。

  
  2.1肺经热盛证:辨证要害:面部、胸、背等皮脂溢出部位多发粟米大小丘疹、粉刺、小脓疱;面部“T型区”,即额、鼻周、口周皮肤皮脂溢出较多,可有痒,伴口干咽燥、舌质红、苔薄黄、脉浮数或滑数。

  
  陈教授认为温病学派中有“斑出阳明,疹出太阴”之说,治疗此型多侧重清肺。选择用药,参看治疗“上焦如羽,非轻不举”之义,多选用花类药物,取其轻清上扬之性,以抵达“轻可去实”之效。其间,偏风热者,可见面部丘疹色红、瘙痒,伴口干咽燥。治宜疏风宣肺清热,在基础方的基础上可加用枇杷清肺饮(枇杷叶、桑白皮、金银花、野菊花、牛蒡子、生石膏、黄芩等);偏血热者,可见面红,皮疹布满分布,或有脓头,皮疹多有痒痛,常伴发口干渴、溲黄、便干、舌质红、苔黄、脉浮数。治疗在基础方上加用清热解毒凉血类药物,如:鱼腥草、黄芩、生栀子、草决明、百部、北豆根、大青叶、生地榆等,方中除鱼腥草、北豆根、黄芩、百部等入肺经,疏风清热解毒外;以草决明清肠中积热,泻热通便。更加大凉血药物,如:大青叶、赤芍、生地榆、丹皮等凉血清热。

  
  陈教授认为本型多见于青少年,皮疹多好发于额、鼻两边。究其原因是由于素体阳热偏盛,或饮食不节,如:嗜食辛辣影响、油炸食物及腥膻发物等食物,辛入肺、饮食入胃,肺与大肠相表里,湿热蕴积,大便干结,胃腑不通,日久化热,循经上蒸于肺。治以清解肺胃之热、解毒凉血。此型相当于西医分级的Ⅰ、Ⅱ级。

  
  2.2脾虚湿蕴证:辨证要害:重者头皮、面部油脂溢出多,头面,甚或胸背丘疹、粉刺、脓疱多发,皮疹色淡红或与皮色相同;自觉症状不明显,轻者仅口唇周围皮损多见。病程羁绊难愈。多伴有厌倦乏力,口淡无味,或脘腹胀满,大便粘滞不爽或秘结不畅,舌质淡红,舌体胖大,苔腻,脉滑数。此型相当于现代医学对痤疮分级的Ⅱ、Ⅲ级。

  
  陈教授认为此型多从脾治,究其病因:或平素饮食不节伤脾胃,或忧思日久等致脾失健运,水谷不运,生湿化热,循经上犯蒸体面而发病。在基础方上合健脾除湿类药物,如:薏苡仁、茯苓、生枳壳、荷叶、藿香、佩兰、焦三仙等以健脾利湿解毒。伴纳呆、呕恶或腹胀、为湿浊中阻,可加槟榔、蔻仁、砂仁等以芳香化湿;若大便秘结不通,属脾气虚便秘。可加大生白术用量以健脾益气通腑;大便粘滞不爽,属湿滞大肠,可加大腹皮、枳实等行气利湿。此型最大特征为面色觥白,出油多。皮疹以白头粉刺多见,布满分布。

  
  2.3胃肠湿热证:辨证要害:头、面皮脂溢出明显,或油腻亮光。皮疹泛发面部胸背,常多种皮疹并发,伴胀痛,皮疹集中于口周、颊部,多伴口臭、溲黄、便秘、舌红,苔黄腻,脉滑数。此型相当于现代医学对痤疮分级的Ⅲ、Ⅳ级。

  
  陈教授认为此型患者平素多有喜食肥甘厚味的特征,日久影响脾胃运化,聚湿生痰,且壅结气血。“湿无热不上行”,因此,治疗上依吴鞠通“徒清热则湿不退,徒祛湿则热愈炽”,而行清热利湿解毒侧重法。方选用基础方合黄连解毒汤或防风通圣丸加减。方中黄连、黄柏、茵陈、龙胆草、清热利湿;大黄清热解毒,散结消肿;丹参、当归、川芎活血化瘀。本型患者多表现为体质壮实,面部油脂排泄旺盛,口气较重,舌质红,苔黄或白厚腻。大便黏腻或秘结,小便数,一派胃肠湿热表现。平素饮食易过量,“饮食自倍,肠胃乃伤”,陈教授治疗此型患者除从湿、热、毒、瘀等要素考虑外,治疗“六腑以通为顺”为旨,侧重整理胃肠积滞。其间,平素喜食肉食者,常加焦山楂、鸡内金以消导油腻肉食积滞;喜食淀粉类食物者,可加焦神曲、莱菔子等以消食滞,兼有腹胀、嗳气吞酸可加莱菔子、焦槟榔、厚朴消食除胀,降气化痰。

  

  2.4冲任不调证:辨证要害:此型多见于中年女性患者,属青春期后痤疮。临床多表现为痤疮与黄褐斑并发。辨证多先天肾水缺少,肾水不涵养肝木。肾水之色上泛面部、肝肾同居下焦,为先天之本,肝经郁久化热,怒火上炎,木火行金。偏肝经郁热,怒火上炎者,表现为体面部的丘疹或脓疱、结节多发,色暗红,皮疹或有压痛。平素易激动,伴面红、易怒、失眠、或月经前后不定期,经前皮疹加重等症状,舌质暗红,苔黄,脉弦滑。偏肾水缺少者,表现为皮疹以结节为主,色暗;好发于下颏及颈部,多伴发黄褐斑;或兼面色晦暗、油脂泛溢、眶周色黑;或伴乏力头晕、腰酸膝软;舌暗红或光红少苔,脉沉细。

  

  陈教授认为偏肝经郁热者多要平素作业压力大,情志不遂,忧思恼怒伤肝,肝失疏泄,气为血之帅,气机不畅日久及血引起。气血瘀滞日久化火,郁于体面而发病。治宜疏肝解郁兼以清热利湿解毒,以基础方合丹栀逍遥散加减。方中柴胡疏肝解郁,当归、白芍养血和血,柔肝缓急;茯苓、白术、甘草健脾益气,非但能实土抑木,且可使营血生化有源;薄荷涣散郁遏之气。若兼气滞血瘀而成,可加月季花、三七粉、玫瑰花以疏肝活血解郁;肝郁日久化热,火盛者加生栀子、丹皮清肝经血热;月经前乳房明显胀痛者,可加川楝子、元胡、王不留行、青皮等以行气止痛;如月经提前伴经色鲜红,陈教授多辨为血分有热,热邪迫血妄行,治疗中多加炒槐花、秦皮、赤芍、椿根皮等凉血清热利湿。经前皮疹加重者多为肝郁气滞加柴胡、郁金、香附等以疏肝行气解郁;如月经提前,量少色淡,陈教授多辨为脾虚不统血,拿手用党参、茯苓、白术等以健脾益气。
  

  陈教授也重禀赋在发病中的影响,临床中偏先天肾水缺少者亦不稀有,依五行生克制化的理论,金水互生。若先天肾水缺少则可致肺金缺少;其他,肝肾同源,肾阴缺少,也可导致肝阴缺少,不能涵木,怒火上炎,木火刑金,致发肺风粉刺。另肝主藏血,肝疏泄正常与否直接影响月经状况而使痤疮随月经周期而发。因此,此型治疗治宜滋水涵木。滋肾阴泻相火、调度冲任为法。在基础方上可合二至丸或六味地黄丸加减,二至丸以滋阴清肝,六味地黄丸滋补肾阴以“壮水之主以制阳光”,伴月经量少可加红花、益母草、当归养血活血,结节明显者可加浙贝母、僵蚕等祛痰通络,三棱、莪术、生牡蛎以软坚散结,大黄、泽兰、坤草以活血化瘀,此型相当于现代医学对痤疮分级的Ⅲ、Ⅳ级。

  
  2.5痰湿蕴阻证:辨证要害:此型男性多见,皮疹表现为头皮、体面油脂多。皮疹以囊肿为主。硬肿痛苦、或按之软如囊,日久互相融合,结成条索状囊肿。皮疹泛发于面部,甚或前胸、肩背等皮脂溢出多部位。可见纳呆,便溏,舌质淡,有齿痕,苔白腻或黄腻,脉濡或滑。此型相当于现代医学对痤疮分级的Ⅲ、Ⅳ级。

  
  陈教授认为囊肿构成多为痰瘀聚结,或由于脾虚失运,或肝胆疏泄倒霉,木旺客土,脾虚生湿,聚而成痰,痰湿互结,阻滞经络气血,构成囊肿结节。治宜清热解毒消痰、活血化瘀软坚。治宜祛湿化痰软坚,方用基础方合二陈汤或海藻玉壶汤加减(浙贝母、陈皮、半夏、夏枯草、生牡蛎、僵蚕、皂角刺、泽兰、土茯苓等),方中陈皮、浙贝母、半夏、消痰,皂角刺、生牡蛎、豁痰软坚散结,托毒外出;夏枯草、连翘解毒散结。皮脂溢出多者加荷叶、茯苓等以利湿,便秘者加芒硝、枳实、瓜蒌软坚化痰通便,如痰瘀互结,表现为多发结节,舌质暗有瘀斑者可加三棱、莪术、鬼箭羽以软坚散结解毒。结节暗红伴舌下络脉青紫,为瘀阻较重,可加水蛭、大黄、泽兰、益母草等以活血散瘀。

  
  尽管临床中,陈彤云教授常将痤疮辨证论治为上述五型,但近年来至陈教授就诊处患者多以青春期后痤疮患者居多,皮损程度较重,多表现为Ⅲ、Ⅳ级为多。其皮损表现多以囊肿、结节为主,分级归于中重度者。陈教授认为:“痤,小肿也”邪聚为肿;“寒薄为鼓,郁乃痤”.气郁、痰瘀、热郁、湿聚、血瘀均可导致气血瘀滞,蕴结于面部肌肤而发为痤疮。如“疏其气血,令其调达,而致平缓”,因此,顽固性痤疮(囊肿、结节型)的治疗原则应以调畅气血,活血化瘀贯穿一向。其他,陈教授治疗顽固性痤疮喜用大黄,大黄性苦寒,从归经分析,归胃经、肝经、脾经、大肠经,这些经络与痤疮发病接近相关。大黄的成效首要以消积导滞、清热泻火、解毒凉血为主,其临床习气证大致有用于热结便秘,有清热通便之功;用于热邪致胜、火热炎上、迫血妄行,表现为热毒疮疖等症;用于妇女产后瘀血腹痛等症,有活血化瘀之功;外用大黄还可治热毒痈肿、水火烫坏,取其泻火解毒之功。鉴于其功用多契合痤疮辨证的湿热瘀毒等病理机制,因此,陈教授取其苦寒沉降之功,引热下行,清热泻火、通腑泻下、消积导滞作用,对肺胃热胜者,可清热泻火,清洗胃腑。通腑泄热有作用之外,更兼病久入络者以其深化血分,活血化瘀,散结消肿。有“一窍通而百窍通”的作用。

  
  陈教授治疗时,除依湿、热、瘀、毒药物内服调度外,也注重外治,常选用北京中医医院内部制剂复方化毒膏外用,其关于囊肿结节型作用佳。一起根据患者往往多处寻治疗疗,用药冗繁,病情重复,延迟不愈,日久对患者心思带来很大影响的特征。陈教授往往不厌其繁,循循说明,对患者加以引导和安慰,并认真对痤疮患者日常调护仔细解读。力求患者活泼协作,以使治疗进程顺利,作用满意。

  
  3、典型病例
  

  段某,男,23岁,初诊日期:2016年9月10日。主诉:面部起疹,重复发生3年余,加重3个月。现病史:患者3年来面部重复起疹,平素头皮、面部出油多,曾用中药汤剂,皮疹时轻时重,饮食不操控简略重复。3个月前,患者考试温习严峻,常常熬夜,并常进食辛辣影响食物,皮疹逐步增多,遂来本院就诊。现症:面部、胸背多发丘疹、粉刺脓疱、囊肿,时有痒痛;伴口干,眶周色暗,大便干,小便调。舌暗红,苔白腻,脉沉。皮肤科状况:体面部脂溢明显,双颊、鼻周毛孔粗大,面、颈、前胸及肩背部多见粟粒至黄豆大小暗赤色丘疹、颏下及肩背部可见樱桃大小囊肿、结节损害,皮色暗红。辨证分型:血瘀痰结证。施治原则:祛痰除湿,活血化瘀,软坚散结。治疗用药:茵陈30g、连翘15g、丹参15g、黄连10g、当归10g、桃仁10g、夏枯草15g、野菊花30g、蒲公英30g、大黄5g、川芎6g、土茯苓30g、虎杖10g、浙贝母15g、海藻10g、皂角刺5g.外用:复方化毒膏20g,每日2次,医嘱:忌食油炸饮食、甜品辛辣食物,坚持大便通畅,忌熬夜。

  
  复诊:①2016年9月24日二诊:患者服药后,痒痛症状略有缓解,口干症状减轻,大便2~3日1次,小便调。面颈部皮疹色暗红,双颊、颌下、前胸及肩背部囊肿、结节损害未见明显改动,体面脂溢仍较重。舌暗红,苔白腻,脉沉。在前方基础上去海藻,加三棱10g、瓜蒌30g以助活血破瘀,消痈散结;②2016年10月8日三诊:患者服上方后,痒痛症状已消失,二便正常。面部脂溢减轻,体面皮疹部分阑珊,囊肿、结节损害颜色变浅,皮疹面积缩小,舌暗红,苔白腻,脉沉。上方去大黄、瓜蒌,继服前方治疗;③2016年10月22日四诊:患者面部出油明显减少,面颈部皮疹底子已阑珊,可见暗赤色色素镇定斑。颌下、前胸及肩背部囊肿、结节损害大部分变平,颜色淡,舌暗红,苔白腻,脉沉。上方加生薏米健脾利湿解毒。

  
  按:本患者为重度痤疮,兼患病日久,纵观舌脉症辨为血瘀痰结,凝聚肌肤之证。患者素油性皮肤,复因长期饮食不节,日久致体内痰湿蕴结,阻挠气血工作,瘀血凝滞,发于肌肤故见囊肿及结节而色偏暗红;痰湿之邪内盛,则皮脂溢出明显;湿胜则痒,湿阻气机不公例痛,痰湿搀和,阻滞中焦,胃肠运化失司,故见大便秘结。治宜祛痰除湿,活血化瘀,软坚散结之法。方顶用浙贝、海藻软坚散结化痰;茵陈燥湿清热;夏枯草、皂角刺、连翘解毒散结,以助贝母、海藻软坚之功;当归、丹参、桃仁活血化瘀;蒲公英清热解毒;大黄清洗肠胃之滞,泻热通便,而又兼有活血祛瘀之功。根据病情改动,于二诊时增强活血软坚散结的作用,加三棱、僵蚕以助活血破瘀,消痈散疖,促进结节、囊肿平复。考虑患者面部皮脂溢出仍明显,故用生薏米利湿解毒,以克制皮脂溢出。

  
  陈教授认为,本型有血瘀和痰湿互结之特征,治疗上在化瘀除湿,软坚散结的一起,应加强活血化瘀药物的运用,并根据瘀血内阻程度轻重的具体状况,逐步运用活血化瘀、活血破瘀和破血逐瘀的药物。
 

  4、小结
 

  陈彤云教授勤求古训,博采众方,并经很多临床实践,逐步构成了以诊治面部损容性皮肤病为专长的学术特征,其间在治疗重度痤疮方面作用明显,其辨证多从湿、热、毒、瘀下手,基础方为茵陈、连翘、丹参、野菊花、虎杖、当归、川芎、黄连、黄柏、土茯苓。其间肺经热盛证加用枇杷清肺饮,脾虚湿蕴证加用健脾除湿类药物,胃肠湿热证合黄连解毒汤或防风通圣丸加减,冲任不调证以基础方合丹栀逍遥散加减,痰湿蕴结证基础方合二陈汤或海藻玉壶汤加减,临床运用稳当作用明显。 

文章标题:《陈彤云教授中医辨证治疗痤疮的经验探析》,原文地址:,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谢谢。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养生从中医的健康管理来看


[相关文章]